1.本篇與現實國家、人名均無關係

2.本篇德義,私心設定神羅=小時後的路德

3.所以本篇除了德義,還有神羅X豆丁義


 
 
  很久很久以前,你帶著眼淚對我說,「無論多久我都會回來」。

  那天以後我永遠站在最高的地方看著你離去的方向,我一直在等著你的回來;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一百年、兩百年。

  我終究沒有等到你的回來,法蘭西斯哥哥曾經帶著歉疚的表情對我說很抱歉,但是我回給他微笑,神聖羅馬,我知道你會回來的,對不對?法蘭西斯哥哥一定是哪裡弄錯了,你不會丟下我離去的。

  我從來不會停止等你,也許我要等上一千年、兩千年,也許要等得更久更久,可是我知道你從來不會對我說謊,你也許不善言詞,你也許不知道該怎麼收斂很兇的那個表情,可是你不會對我說謊,你不會。

  神聖羅馬,歷史總是不斷在移動,雖然我想永遠維持著你熟悉的那個樣子等待你,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事,有時候我都會討厭起自己的明白,而那種明白和外在的行為表現一點關係都沒有,那是一種生存得太久的輕微厭世,我活得好久好久,從羅馬爺爺那時候開始,一直到現在,兩千多年的時間其實讓我覺得很疲憊,但是我還是在等你,神聖羅馬,我一直一直在等你。

  我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放棄了認真過日子的打算,像亞瑟像羅德里希那樣正經八百的過日子實在是太疲憊了,法蘭西斯哥哥總是笑著說,日子只要有美酒和美食就足夠了,而我想他總是對的。法蘭西斯哥哥總是住在花之都市巴黎,他的眼睛只有在酒醉的時候才會歛去疲憊和澄明,我們都知道,活得太久,我們需要更多更多的東西來麻醉自己。

  所以我開始學習著放縱,開始學習著把原本一天可以做完的事情分成三天來做,畢竟我們的時間很多很多,除非意外,否則我們的時間幾乎是無窮無盡的,既然我們有這麼多的時間可以消磨,那還有什麼事情會比享受一頓美好的下午茶更重要呢?

  曾經我以為你不會回來了,神聖羅馬。我一直一直在等你,等了好久、好久……久得我真的以為你再也不會回來。

  為什麼我曾經以為你們是不一樣的人呢?是因為你忘記了過去的關係嗎?還是因為我在心底其實已經相信了你不會回來的訊息呢?路德維希,你的天藍色眼睛和金黃色頭髮都曾經是我那麼那麼熟悉的顏色,可是為什麼我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只記得不斷裝傻,而忘記了你那雙藍寶石一樣的天藍色眼睛呢?明明就是那麼那麼明顯的呀……

  「菲尼西亞諾!不要趴在沙發上裝死!」路德維希中氣十足的大吼大叫穿過了大半個房間,準確而刺痛的傳進了菲尼西亞諾的耳朵裡;那個紅褐色頭髮的腦袋懶洋洋的象徵性動了一下,然後又咕咕噥噥地趴回了沙發上。

  「你到底有沒有記得今天要開G20高鋒會?現在還賴在這裡裝死!你的行李整理好了沒有!」路德維希氣沖沖的抓著旅行袋走了過來,菲尼西亞諾抬起眼睛看著那個蔬著油頭的男人,和他手上那個形狀完全沒有特色的四方形旅行包,很憂鬱、很義大利式的嘆了一口氣。

  「反正去開會也不是我發言,開會好麻煩啊我可不可以在家裡吃披薩就好……」菲尼西亞諾翻了一個身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德國製的東西雖然耐操又實用,可是最大的缺點就是和他的們民族性一樣,醜得要死又老土沒品味……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你給我起來!」路德維希一把抓起那個死賴在沙發上不肯起來的人,就把手上那個旅行包往菲尼西亞諾手上塞:「拿去!你的行李!」

  「咦──不能不去開會嗎?反正現在不是有歐盟,有發言人了,我可不可以不到……」菲尼西亞諾一臉無奈的打開了旅行袋,在裡頭東翻西找:「沒有機票也沒有護照,所以我不能飛去阿爾家……」

  「把機票和護照放到你手上,還沒到機場你就弄丟它們了!」那個正經八百一絲不苟的男人亮出手上的兩張機票和兩本護照,語氣凶狠的看著那個慢吞吞懶洋洋一臉不甘願從沙發上慢慢爬起來的男人:「快點!再慢我們就趕不上飛機了!」

  「急什麼呢趕不上這班還有下一班……路德你的行李沒有帶嗎?」菲尼西亞諾抱著最後一絲的希望問著,雖然他知道路德維希沒有做好準備的可能性根本比阿爾弗雷德在開會的時候不吃漢堡可樂的機率還要低──

  「我的行李已經放在門口了,快點!」路德維希精準的回答比他家製作的精工鐘錶還要無情而準確,大大的手像是習慣又像是反射性的環過菲尼西亞諾的腰,把那個相對瘦小的男人緊緊的摟在自己身旁,而當事者像是沒有發現這個動作有多親暱和炫耀似的,一邊快速的往門口走著,一邊看著手腕上那個自家製作又大又醜但是很精準的手錶:「都快要趕不上了,你這個傢伙實在是很麻煩……」

  「欸嘿嘿嘿。」而那個被他緊緊摟在臂彎裡的男人,像是什麼責罵都沒有聽到一樣的傻笑了起來,手上還拿著那個又方正又醜又沒有設計感的包包,裡頭裝的卻是平日習慣穿的花俏衣服,菲尼西亞諾撒嬌的把身體重量都壓在那個滿腦子都想著要趕上飛機的男人身上,一路傻笑得像是剛剛才吃了一頓最美味的義大利大餐。

  「路德。」在機場的時候,菲尼西亞諾緊緊的和路德維希貼在一起像是怕走丟似的,聲音很輕很輕。

  「幹麻?」因為在準備時間以前抵達機場,所以心情很好的路德維希依然摟著菲尼西亞諾的腰,沒有發現從他們身旁路過的法蘭西斯用「小孩子就是這麼愛現在公開場合這麼親密看得哥哥我都不好意思起來」的表情笑著路過、安東尼奧用著「哈哈路德和菲利的感情就是這麼好呢」的表情晃了過去、巴許用「大庭廣眾之下親密成這個樣子真是讓人看不下去」的表情氣沖沖走過去。

  「你不記得和基爾伯特一起住以前的事情,對不對?」菲尼西亞諾笑得瞇起眼睛,看著路德維希剛毅的側臉,嘿嘿嘿笑得像笨蛋一樣。

  「你不是問過很多次了嗎?對,我不記得了。」雖然覺得對方突然提起這個問題很詭異,可是路德維希點了點頭,第不知道幾百次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衣櫃裡的那個小孩子的內褲,你也不記得是誰的了,對不對?」菲尼西亞諾繼續追問。

  「我不是跟你說可能是我小時候穿的嗎?別老是問這個……」路德維希有些尷尬的皺起眉頭,說不出自己為什麼會在衣櫃裡留著那個明顯是小孩子尺寸的內褲;那已經很舊了、也絕對不是自己能穿的尺寸,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打掃的時候,總是從衣櫃裡拿了出來又放了回去,總是沒有真的拿去丟掉過。

  「嗯。」菲尼西亞諾滿足的把臉貼到路德維希的胸膛上,一雙眼睛笑成了兩條線。

  你從來不會騙我的,神聖羅馬。你對我說你會回來,你就真的回來了;我一直一直在等你,最後我終於不用站在高高的地方凝望你離去的方向,因為你從遙遠的歷史裡走了出來,雖然你已經不叫過去那個古老的名字,雖然你不再想和我成為同一個國家,但是現在這樣很好、很好。

  你不會成為下一個羅馬爺爺,你不會再度離我而去,你會和現在一樣,氣急敗壞的數落我、可是同時又替我想好一切的退路,我不用擔心找不到你、我不必懷疑你會消失、我再也不用守在那個你含淚轉身離去的山丘上等待你的歸來,我終於可以在每個醒來的夜裡看見你沉靜的睡臉。

  我一直知道你不會騙我的,不管你叫做什麼名字。

  「高峰會的會場不知道有沒有義大利麵可以吃啊……」飛機起飛的時候壓迫感很讓人不舒服,菲尼西亞諾瞇著眼睛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語一樣的開口。

  「你腦子裡除了吃飯睡覺唱歌泡妞以外還有什麼!」路德維希小小聲的怒吼。

  「還有路德,嘿嘿嘿。」

  「……等一下飛機進入平流層的時候你就去跟空服員要紅酒來喝醉了睡到下飛機為止!」

  「嘿嘿嘿路德……」

  「哦閉嘴!」

  「嘿嘿嘿嘿……」

  看吧,你從來不會騙我的。

  我一直、一直都知道哦。

  一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Ludwig18710118
  • XDDDD
    看到南瓜褲的NETA真的好開心啊XDDD

    這篇真是好溫馨 小義一個人等了神羅這麼久,最後居然有把他等來,然後這樣日常的生活在一起……好治愈!感覺是經過了這麼多兩個人最終還是幸福生活在一起了的童話呢=V=
    小花夫婦好棒。

    路德維希他不自覺的摟著小義摟了一道……這果然是因為隱藏的抖S屬性咩XDDD

    對不起語無倫次 馬修我即可=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