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篇與現實國家、人名均無關係

2.噢我終於可以說這篇是純歡樂向沒有配對了~XD

3.再說一次,帶小孩真的很辛苦,大家要感謝那個把你帶大的人哦~






  很多時候,亞瑟‧柯克蘭都無法理解,一個大大的浴缸,對一個小小孩來說為什麼會如此的引人入勝。

  在古典而老舊的浴室裡,亞瑟捲著袖子,看那個在浴缸裡愉快的載浮載沉的小孩,有點傷腦筋的嘆了一口氣。

  「阿爾,你洗完澡了嗎?」這個澡已經洗了一個小時了,熱水都已經要被洗成冷水了,再不從浴缸裡面起來一定會泡到感冒。

  「還沒。」坐在浴缸裡拍打著水面弄出一大堆水花的阿爾弗雷德咯咯笑著,一點都不厭煩的在水裡游過來又爬過去,不管這個動作他剛剛是不是已經重複了三千八百二十一次。

  「那你什麼時候要洗好澡?」亞瑟嘆了一口氣。養小孩真累啊……

  「不知道。」阿爾弗雷德用小毛巾包著空氣做了一個球,然後在水裡把空氣擠出來,看著那一大串泡泡笑得很開心。

  「你再泡下去,皮膚都要皺起來了。」雖然可以把這個吵死人的小孩定位在浴室裡他很開心,可是老天啊,亞瑟想著自己這些家具可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就用到現在的,他可不想委屈的自己去買新的家具,雖然自從養了這個小孩以後,他已經不得不自己去買很多次家具──大家都知道,真正高貴的英國人是不購買新家具的,使用繼承的家具才是值得驕傲的……對亞瑟來說,就是不更換的使用著相同的家具吧。

  「沒關係。」阿爾弗雷德玩得很開心,一點也不在意上禮拜才因為泡水泡太久,看到自己的皮膚皺起來「以為受傷了快要死掉了」而嚇得大哭,讓那時候坐在書桌前看書的亞瑟嚇得半死,以為阿爾弗雷德摔倒了還是怎麼了,結果只是虛驚一場的事。

  但是自從那次以後,阿爾弗雷德對洗澡的興趣似乎又多了「研究自己皺皺的皮」,搞得現在洗澡的時間越拉越長,長得好像這小孩打算整天泡在水裡不出來一樣。

  「好了好了快點起來,你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亞瑟邊嘆氣邊走上前,抓起毛巾抹上肥皂,一把抓住光溜溜的小孩,就往他身上搓了起來。

  「咦,我還沒有洗乾淨……」被抓著抹上肥皂的阿爾弗雷德在亞瑟手裡扭過來扭過去,因為肥皂而變得滑溜溜很難抓住的肥皂泡泡小孩在浴缸裡從左邊滑到右邊,又從右邊滑到左邊,把整個浴缸弄得都是肥皂水,還兀自咯咯大笑。

  「不要亂跑……」亞瑟皺著眉頭,努力要把那個滑過來滑過去的小孩抓住。滿浴缸的水混著肥皂泡泡弄得他的視線有點混亂,到底剛剛擦的是這隻臭小豬的前胸還是後背都搞不清楚,亞瑟甚至覺得與其這樣瞎混下去,乾脆直接用水從頭到腳沖一遍然後就抓起來擦乾算了。

  「亞瑟亞瑟,我會游泳!」阿爾弗雷德興奮的拍打著水,嘩啦啦地水花濺得老高把亞瑟都給潑了濕,而已經變涼的肥皂水潑在身上實在不是什麼舒服的體驗,亞瑟一邊用力的抓住阿爾弗雷德的身體,一邊用力而仔細的把他身上給洗得乾乾淨淨。

  「好,你會游泳……出來沖水。」好不容易好像把那個玩到不知道要出來的小孩全身都給抹上肥皂,亞瑟嘆了一口氣轉開蓮蓬頭,然後聽到阿爾弗雷德在浴缸裡不斷的吐口水。

  「亞瑟,水好難吃……」阿爾弗雷德淚汪汪的看著亞瑟,滿頭滿臉的肥皂水。

  「沒有人叫你吃自己的洗澡水,快點出來沖水。」完全不能理解小孩子的腦袋裏面到底都塞了些什麼東西,亞瑟搖了搖頭把蓮蓬頭放到一邊,嘿咻一聲地把那個滿身泡泡的小孩抱到浴缸外的地板上,站在地板上的阿爾弗雷德乖乖閉起眼睛,任由亞瑟用溫水把他身上的泡泡給清洗乾淨。

  「亞瑟亞瑟,我有乖乖的洗耳朵。」終於把小孩清洗乾淨,亞瑟如釋重負的呼了一口氣關水的同時,阿爾弗雷德像是表功一樣的抓著自己的耳朵湊到他面前:「你看你看。」

  「很乖。」看著那個小孩抓著自己耳朵湊過來的樣子,亞瑟忍不住笑了起來;耳後是洗澡的時候很容易忽略、也很容易堆積汙垢的地方,也難為他才提醒過一兩次,阿爾弗雷德就把他說洗澡的時候要把耳後洗乾淨這件事情記得牢牢的,還知道要炫耀呢。

  被稱讚的阿爾弗雷德嘻嘻一笑咧開了小嘴,每天晚上都搞得像世界大戰一樣讓亞瑟累得半死去刷的白色牙齒像一排小貝殼一樣,和玫瑰花瓣一樣的嘴唇映襯得脣紅齒白,更加顯得剛剛洗完澡的小阿爾肌膚白裡透紅,晶瑩剔透得像是布丁一樣。

  唉為什麼自己就那麼容易因為他的笑容受騙上當呢?亞瑟一邊在心裡哀嘆這孩子一定知道自己笑起來像天使一樣可愛所以才每次都在闖禍以後拿這招來敷衍大人,可歎的是自己還真的每次都被這個天真洋溢的微笑給哄得團團轉,果然是笨蛋啊……一邊拿起毛巾把那個渾身上下都滴著水的小孩給擦乾,然後用大條的浴巾裹得嚴嚴實實的,抓到起居室裡穿睡衣。

  「哇──咿──」剛剛洗完澡的小孩很興奮的在起居室裡衝來衝去,披著大條浴巾裸奔,還不斷怪叫:「亞瑟你看!我會飛!」

  「過來穿衣服!」亞瑟一把抓過那個裸奔露小鳥的小男孩,就把白色睡袍用力套到他身上:「腳抬起來……另一隻腳……等等不要兩隻腳穿同一個褲管!」

  「衣服好香。」阿爾弗雷德套著睡袍,笑嘻嘻的歪頭看著亞瑟。

  「……哼,香到臭死你,你這隻臭小豬。」亞瑟伸手輕輕捏了捏阿爾弗雷德的鼻子,後者咯咯一笑的又跑了開去,而亞瑟一邊揉著自己的肩膀,一邊站起身來找換洗衣物的同時,還不忘記對那個跑得老遠去找他的兔子布偶的小孩大喊:「不要忘記你的功課在桌上!等一下我洗澡出來要看到你在看書!聽到沒有?」

  「聽──見──了──」而那個小小孩興奮的一路不知道要跑到哪裡去,亞瑟找好了要換洗的衣物,無奈的看了看自己身上溼答答都是肥皂水的衣服,嘆了口氣想著這衣服一換下來就要請下人幫忙拿去洗了。

  小孩子啊,真是……





****

1.我沒有考証18世紀的英國到底有沒有浴室這個概念,就假裝有吧....(喂)

2.其實我好想讓子米玩黃色的塑膠鴨鴨和粉紅色的塑膠球,可是18世紀沒有那種東西(遮臉哭)

3.為了小說效果,我把本來應該是僕人的工作(帶小孩&幫小孩洗澡)通通直接讓亞瑟做了,
這是為了小說效果而無視歷史現實,好孩子請不要學。(遮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