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文和現實生活國家、人名均無關係。
2.本篇米英有XD





  阿爾弗雷德推開門的時候,亞瑟正一臉擔憂的看著那個緊閉著眼睛動也不動的麻糬,滿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阿爾弗雷德很熟,每次只要有弟弟從家中離去,亞瑟就會露出那種泫然欲泣的表情。獨立戰爭的時候亞瑟哭了,馬修搬家的時候也是那個表情,後來香君被王耀帶回家的時候,交涉不成的亞瑟一個人躲在屋子裡抱著枕頭偷偷的也哭了。

  以為他都不知道,其實都看在眼裡。

  「……喂,亞瑟。」阿爾弗雷德乾扁的叫了一聲,發現自己聲音有一點點發抖。一定是因為亞瑟家太冷的關係,不是因為被那個滿臉快哭的亞瑟惹得胸口疼痛。

  「胖子走開,今天沒空跟你鬧。」亞瑟的眼睛始終沒離開過麻糬英,雖然還沒有哭出來,但阿爾弗雷德很敢肯定那隻眉毛麻糬只要一停止呼吸,亞瑟肯定就會把大門緊緊關上,偷偷躲在家裡哭上個兩三天才會見人。

  「你以為我想來啊?哼!」被亞瑟這種無精打采的樣子和自己的想像給激怒,阿爾弗雷德大步走到桌前,一把抄起那隻氣息奄奄的麻糬英,無視亞瑟又驚又怒的表情,就把口袋裡那片白色藥劑狠狠塞進麻糬英的嘴巴裡。

  「阿爾弗雷德!你這個渾蛋傢伙在幹什……麼……麻糬英!」那個白色藥片頗有神效,才塞進去沒多久,那顆海苔眉毛就已經睜開了原本緊閉著的眼睛,原本幾乎又要抄起點心架來把阿爾弗雷德當成鏈球打的亞瑟,在看到麻糬英重新睜開眼睛還嗶了一聲以後,一下子連點心架都拿不住,任由那個三層的鋼製點心架掉在地上正好砸中阿爾弗雷德的腳背,只是捧著麻糬英,激動得眼泛淚光。

  「麻糬英!你好了!啊啊啊真是太好了………」就算激動得幾乎要語無倫次,沒有喝醉的亞瑟依然維持著拘謹的紳士風範,縱然那雙湖水綠的眼睛已經續滿淚水,卻也只是和那顆海苔麻糬深情對望,無視旁邊那個破口大罵以後抱著腳跳的阿爾弗雷德。

  而今天帶著警長帽、還別著一顆星星的麻糬米,則是老早就從阿爾弗雷德的肩膀上跳下,在亞瑟歡欣鼓舞的和麻糬英深情對望的時候,從地板上跳到了桌上、再從桌上跳到了亞瑟的手臂上,和麻糬英一搭一唱的嗶嗶叫了起來。

  「……啊啊,麻糬米,你也來啦。」亞瑟似乎覺得有些失態的抹了抹淚水,對麻糬米露出從阿爾弗雷德離家獨立以後他就沒看到過的溫柔笑容:「你身上怎麼會有這些東西?好可愛。」

  而那顆麻糬得意的晃著金色呆毛還差點把帽子給弄得掉下去,然後被阿爾弗雷德恨恨抓回自己口袋裡塞好。

  「這個是本田他們家的商品啦!」阿爾弗雷德粗聲粗氣的從口袋裡拿出被捏得活像紙屑一樣的說明書塞到亞瑟手裡,自顧自的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把那顆掙扎著想要從口袋裡跑出來的麻糬掏了出來掐成8,恨恨的和他大眼瞪小眼。

  拿到了說明書的亞瑟雖然眼睛裡還泛著水氣,卻冷靜下來的看起了解說;湖水綠的雙眼在閱讀文字的時候總是凝定得像是綠寶石,那種時候不管怎麼放肆的盯著他看,從上面看到下面、從左邊看到右邊都可以,只差不能從外面看到裡面。

  「所以你剛剛給麻糬英吃的就是這個藥?」亞瑟站起身的時候順手把說明書折成正方形,遞回給阿爾弗雷德的時候聲線已經平穩:「那麻糬米身上那些裝飾品是?」

  「是本田家賣的周邊商品,好像昨天上市了吧。」阿爾弗雷德看著才剛剛恢復精神就和麻糬英滾來滾去、嗶嗶叫得歡欣鼓舞活像在開嘉年華會的兩顆麻糬,語氣悶悶。

  「去哪裡買?本田家?」亞瑟拿起了錢包。

  「他說他只收日幣,你還得先換了錢再過去。」阿爾弗雷德哼了一聲,一把抓起那兩顆滾得很愉快的麻糬:「走吧。」

  「你要一起去?」亞瑟疑惑的看著阿爾弗雷德。

  「……我昨天收到公開的會員報第一期,他們還出了麻糬專用的家具……」
  





  抵達特地闢出來的賣場的時候,不管是阿爾弗雷德還是亞瑟,都覺得自己實在是非常的小看了本田菊的搶錢功力。

  大約十三四坪的賣場裡,一個角落整齊的擺放著堆積如山的罐頭,上面還貼著各個國家的國旗,從包裝上就可以判斷這個罐頭裡面裝的是哪一種麻糬;另外的空間裡則是堆放著無數精巧華美而又細緻的麻糬裝飾品,看起來很專業的工作人員站在一旁為顧客詳盡的說明該如何養育麻糬們,還有放在精巧的玻璃櫃中跳過來滾過去、已經開罐的麻糬當展示品,應該是美容師的工作人員則是小心翼翼的替每一顆麻糬打扮得軟澎澎又雪白的樣子,非常吸引顧客的購買慾望。

  「瓊斯先生、柯克蘭先生。」穿著背心的本田菊走了過來對他們點點頭,背心和綁在頭上的頭巾都寫著「罐頭麻糬寵物新販售」的字樣,而青年淺淺淡淡的微笑在這個賣場裡看起來,似乎多了很多很多的錢的味道……

  「嗨,本田。」阿爾弗雷德拿著剛剛兌換好的日幣:「會員報裡面講的家具在哪裡啊?」

  「我請工作人員帶您過去。」本田菊微笑著請另外一個人過來領著阿爾弗雷德走了,然後像變魔術一樣的從背心口袋裡掏出了一塊板子和一隻筆,對亞瑟微笑:「柯克蘭先生要成為會員嗎?會費是每年一萬日幣,可以隨時收到關於麻糬用品的最新訊息,以及最新的折扣。消費時使用會員卡,還可以累積點數兌換贈品,若累積到一定額度更可以成為貴賓VIP會員換用白金會員卡,能夠享受的服務也更加多元……」

  「少囉唆,會員卡拿來。」亞瑟一把拿過了版子把資料填寫好遞回給本田菊,那個黑髮的娃娃臉青年笑著轉身走到櫃檯的地方,彎腰將會員周刊遞給亞瑟,同時對他說明會員卡因為有特別製作所以要兩三天以後才會郵寄到住家的規定。

  「但是您的會員資料我們會立刻輸入電腦裡,等一下消費時,就可以開始累積點數了。」本田菊笑吟吟的說著。

  「……嗯。」亞瑟點了點頭,然後轉身走進商品展區。

  兩個小時後扛著一大袋東西到櫃檯結帳的亞瑟,覺得自己的荷包像是又經歷了一次金融風暴一樣,正無聲的低泣著乾扁的身軀……沒辦法,本田菊這裡不但只接受日幣,連信用卡都只接受他們國內銀行發行的信用卡,就算立刻在賣場附設的櫃檯填了資料,信用卡也要一個禮拜以後才能拿到,所以目前暫時只能用現金消費。

  結完帳付了錢,亞瑟一拿到收據就直接往口袋裡放,完全不想看到上面的金額到底是多少;雖然一邊抱怨著商品實在是出得太多也太會搶錢了吧,卻在看到戴著紳士禮帽的麻糬英時,高興得想立刻奔回家把買到的全部裝飾品都往他身上放看看──還多買了一個麻糬米的罐頭呢,這個可不能也叫麻糬米不然就和阿爾弗雷德的撞名了,要取什麼名字才好呢?啊啊果然還是要有一對吧這樣也比較有伴……

  「柯克蘭先生,這個請您收下。」本田菊微笑的遞給亞瑟一個用和紙包裝著的小紙包:「這是試吃品。」

  「……試吃品?」亞瑟疑惑的打開包裝紙,看到一個泛著紅豆香氣的雪白麻糬躺在紙上,藍藍的眼睛有糖果的香味,鏡框看起來似乎是巧克力絲。是個做成麻糬米的樣子的甜點。

  「如果反應好的話下一期或許會上市,謝謝您的惠顧,歡迎下次再來。」黑髮青年微笑著對他行了九十度鞠躬的大禮送他出門,而亞瑟有點恍惚的回到了家裡、還打開了麻糬米的罐頭以後,眼睜睜看著麻糬米和麻糬英一起愉快的把那個麻糬……不是,把那個做成麻糬米形狀的甜點給咬成兩半分食,覺得這種點心感覺有點……

  可是還真的很好吃。

  亞瑟嚼著麻糬英咬來放到他手裡的一小角甜點,舔了舔手上沾到的紅豆餡,覺得反正不過就是個甜點嘛閉著眼睛吃下去也就是了,而且真的很好吃啊……

  而遠遠的那個地方,忙得團團轉的本田菊,露出了辛勤勞動以後心滿意足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