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篇與實際存在的國家、人民全無關係

2.本篇米英

3.本篇其實沒有劇情。(?)



  半夜醒過來的時候,亞瑟覺得有些口渴。

  因為窗外的月光相當明亮,所以他沒有開燈,只是撐起了上半身,從床頭櫃上倒了一杯水;微冷的飲用水有些從杯子邊緣溢了出來,喝完以後亞瑟輕輕吐了一口氣把杯子放好,水壺旁的電子時鐘泛著螢光,現在時刻是凌晨三點四十。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醒過來,但是莫名的已經不想繼續睡了。亞瑟調整了一下坐姿,然後在要移動枕頭的時候,發現原本應該讓他躺著的那個枕頭,現在倒有一大半被那個漢堡胖子給緊緊的攢在懷裡。

  嘆了一口氣,亞瑟決定就這麼放棄那個枕頭──反正要比怪力,他絕對不會是那個整天HERO、HERO喊著的傢伙的對手,從很久很久以前,不就知道了嗎?

  說起來也不過才幾百年前的往事,那時候穿著白袍撒嬌著要他抱的孩子還學不會控制自己的力道,新生的國度很年輕很年輕,而他看著阿爾弗雷德在屋子裡奔跑,總有一種連自己都年輕了起來的錯覺。

  那時候的阿爾,很聽話的。

  雖然魯莽了點、雖然粗率了點,但總體來說還是個乖孩子;也許隔著大西洋真的是太遠了,亞瑟忘不掉在他們短暫分別後,重逢時看見阿爾弗雷德已經可以和自己平視時的訝異,曾經可以親密的擁在懷裡的孩子,什麼時候已經長成了和自己一樣高的青年了?

  然後是糾紛、然後是爭執、然後,

  是意料中而又意料之外的分離。

  為什麼小孩子要長大呢?為什麼他們長大了以後就要離家出走呢?為什麼伸展開的羽翼,不會眷戀的在成長的地方盤旋,而是朝著青色的天空飛去,開創著自己的世界的同時,也把舊了的老巢遺忘在記憶的深處。

  那時候亞瑟悶悶不樂,而王耀對他說,不管是弟弟還是妹妹,大了總是要離開的,就算曾經看護過、即使曾經遺棄過……無論如何,他們都不可能永遠在一起。

  「你為什麼要長大?」亞瑟伸手撫摸著阿爾弗雷德的頭髮,那頭濃金色的髮絲,即使在銀色月光的照射下,依然泛著豔麗的金色:「……一直住在一起,有什麼不好?」

  「……很不好。」阿爾弗雷德忽然抓住了亞瑟的手腕,聲音還帶著剛睡醒的倦意,扣著的手卻鋼鐵般強硬,像是即使死也不會放開一樣。

  「你醒了?!」根本沒想到阿爾弗雷德居然醒著的亞瑟嚇了一大跳,反射性的想抽手卻被對方緊緊抓住,他看著那個剛剛才醒過來的男人,對方那雙天青色的雙眸定定凝視,帶著埋怨的色彩。

  「一直住在一起的話,我永遠沒辦法跟你在一起。」半夜突然醒過來就聽到旁邊有人在嘀咕,說的還是他最討厭聽到的話;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對方逆光的身影看不清表情,月光從窗外灑下,一片溫柔的銀色裡,只有掌心那隻總是不安分的手,掙扎著要從他的身旁逃開。

  「呃?」

  「我說過很多次了,亞瑟。」稍微施力把對方拉進自己懷裡,阿爾弗雷德鬧起了脾氣:「我說我想要你,……不是彼得想要永遠和提諾、貝華德住在一起的那種在一起,不是!是現在這種的在一起,我想上你的床、想隨時都可以擁抱你、想要當一個可以保護你的HERO,不是像小時候一樣,看你受傷看你擋在我前面……」

  「所以你就忘恩負義的自己跑出去獨立,還跟我鬧了這麼大一場?」亞瑟皺了皺眉頭。

  「因為一直跟你住在一起的話我永遠沒辦法被你看成男人吧!」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可是你卻總是逃開、總是翻老帳來教訓我,對我的態度永遠就像我還是那個穿著白色長袍的小孩一樣,但我不想當你的弟弟,我不想只是你的弟弟。

  「你以為你現在就像個男人了嗎?」亞瑟嗤之以鼻。才多大的死小孩就嚷著要被當成大人來看?還早得很吶!就算在床上表的很勇猛,那也不能代表什麼……是不是男人,又不是看床上表現就可以證明的。

  「我還有哪裡不像男人!」阿爾弗雷德瞪著亞瑟。

  「你就是個幼稚的小鬼頭!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好幾百年來都是!」亞瑟一邊講、一邊彎起手指敲著阿爾弗雷德的額頭。

  「那你又幹麻跟我上床!還是其實你喜歡小鬼頭!」阿爾弗雷德側頭躲開亞瑟的攻擊,扁著嘴嚷嚷起來:「用阿菊他家話說,這就叫做正太控對不對!你比較喜歡小時候的我!」

  「你小時候可愛得多了!也不會整天想著要摸上我的床還惹我生氣!啊啊我到底是怎麼教育失敗才會把你養成今天這樣……」

  「你教育得最成功的一點,就是教會我想要的東西就去搶,搶來就是我的。」阿爾弗雷德把亞瑟摟進了懷裡壓在身子底下,撒嬌似的埋臉進對方肩窩,淺淺的呼吸帶著水氣,搔癢一樣的在亞瑟頸邊騷動著。

  「這是我的失敗吧……」亞瑟哀號著埋怨。

  「反正現在是我的。」阿爾弗雷德還在講,手臂收得越來越緊。

  「誰是你的!」這死小孩越來越得寸進尺!太超過了!亞瑟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覺得有些呼吸困難的推了推那個把自己勒得快要不能呼吸的怪力男:「放開你的手……」

  「不要。」阿爾弗雷德扁了扁嘴。

  「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掙扎。

  「你是我的。」壓。

  「我是我自己的……」推不開。

  「我的啦。」磨蹭。

  「……你的就你的,你要不要放開!」在斷氣之言先妥協,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我的。」阿爾弗雷德心滿意足的放鬆了箝制,看亞瑟氣沖沖的喘了幾口大氣以後用惡狠狠的目光瞪著他看,臉上依然掛著那個高興得不得了的神情。

  「……你這死漢堡胖子……」

  「你這海苔眉毛。」

  「──渾蛋!」

  「好啦,睡覺、睡覺。」抱。

  「你少給我轉移話題──」掙扎。

  「睡覺嘛。」壓。

  「咕喔……」

  「亞瑟,晚安。」親親。

  「……你這渾蛋……」亞瑟‧柯克蘭,本日凌晨新增一敗。

  月光依然靜謐而溫柔的從窗外灑落,凌晨四點四十五分,距離起床時間還有格林威治時刻的一個小時又十五分鐘。

  等到鬧鐘想起來的時候,在彼此互道早安聲中起床吧。

  一定會很愉快的。

  一定。



---- -

4/25-4/26PF,攤位名稱:黃梁一夢

攤位號碼:G10(第一天)、F07(第二天)

「海的這邊與那邊」,米英突發本販售,NT50

歡迎參觀指教=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