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本篇與現實國家、人物全無關係。
2.本篇配對米X英。
3.聽說有甜。




  都說本田菊的家裡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無論是微縮化也好,家裡有奇妙的妖精也好,那個留著黑色短髮的青年總是帶著東方的神秘色彩,還有東方一貫令人難以理解的曖昧不清的說話方式。

  所以從對方手中拿到了那個奇怪的罐頭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和亞瑟並沒有想太多。就算對方用曖昧的微笑說這是他們的新產品,喜歡妖精和不可思義生物的亞瑟一定會喜歡的新發明的時候,阿爾弗雷德還開玩笑的說,該不會是亞瑟之前去本田菊家看到的河童妖怪的微縮化吧?

  「這個是什麼啊──!」阿爾弗雷德打開罐頭以後,差點把罐頭摔出去。

  在打開的罐頭裡面,是一球白白軟軟、看起來像是麻糬一樣扭來扭去的生物。他的罐頭裡的那個謎樣生物有著一雙藍色眼睛和眼鏡,看起來……跟自己很像。

  扭過頭去想要看看亞瑟的罐頭裡是什麼東西的時候,阿爾弗雷德不知道該說是意外還是一點都不意外的看到亞瑟滿臉欣喜雙眼放光的捧著那個從罐頭裡跳出來,現在在他手心上跳來蹦去、有著和打開罐頭的人一樣的眼睛跟眉毛的……的……饅頭,或是麻糬,還是這是某種生物?

  而自己手上那個罐頭裡的生物發出了意義不名的嗶嗶聲,聽起來有點像是電子儀器的提示音以後,努力奮力的扭來扭去,企圖要從打開的罐頭口爬出來,卻因為體積太大,所以卡在了開口的地方。

  「什麼人養什麼寵物,你的麻薯和你一樣肥。」似乎被那個帶著眼鏡的奇怪生物的嗶嗶聲給吸引,亞瑟回過頭來的時候噗嗤一笑,伸出手把那個卡在罐頭口的生物給拎了出來,還不忘記順便嘲笑阿爾弗雷德的身材兩句。

  「什麼寵物!我才沒有養這種奇怪的東西的興趣!」看那個奇怪生物因為被救了出來所以很高興的在亞瑟手上磨蹭的樣子,阿爾弗雷德身手把那個東西搶回了自己手上,還不忘記用力捏兩把,聽見嗶嗶的聲音以後,才滿意似的哼了一口氣。

  「你不要養給我養好了,麻糬米,來。」亞瑟很愉快似的對那個奇怪生物招了招手,眼見那個帶著眼鏡的古怪白色饅頭一臉歡欣喜悅的準備從自己手上跳了過去,阿爾弗雷德手指一緊,狠狠把那個嗶嗶叫的生物留在了自己掌心。

  「你幹麻握得那麼用力?」亞瑟一臉不能苟同的表情。

  「……我自己養,就好。」阿爾弗雷德,淡淡的這麼說。

  「……你可不要把他養死了……」






  事實證明,很多生物都有著雛鳥的本能。

  在阿爾弗雷德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被亞瑟稱呼為「麻糬米」的這個饅頭,似乎就這麼認定了麻糬米這三個字是他的名字,不這麼叫他就不會回頭,值得慶幸的是這個生物非常好養,不管給他什麼東西都能吃下去而且都不會出問題,就算是上次王耀家鬧毒奶粉事件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嘗試性的餵給了麻糬米幾顆大白兔奶糖,隔天這顆白色饅頭依然活跳跳的把他的內褲拖得滿地都是。

  這麼說起來,的確是很有養寵物的感覺;阿爾弗雷德養過很多寵物,也很喜歡保護動物的感覺,所以他很清楚,如果是養在家裡的貓啊狗啊小鳥的,會把主人的衣服或者日用品拖得到處都是,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誰來告訴他,為什麼這顆麻糬其他的什麼也不碰,就喜歡把他的內褲從衣櫃裡叼出來,然後邊走邊扔的在地上散成萬國旗!?其實這顆麻薯是內褲怪嗎?其實他是靠內褲生存的嗎?本田菊你果然是全世界最大宗色情片的輸出國,連你送的生物都走糟糕系的啊──

  把內褲從地板上撿起來丟進洗衣籃裡,阿爾弗雷德不重不輕的捏住了麻糬米,手指從那顆麻糬的眼鏡底下開始施力,活生生把原本是圓形的白色生物掐成了8字型。

  自從某次他發現這樣子不會死,反而很有警告效果(作用大概就像是打屁股那樣)以後,每次只要看到麻糬米把內褲拖得滿地都是,阿爾弗雷德就會這麼懲罰他一次……只可惜這顆麻糬顯然沒有大腦,不管教了幾次都教不聽。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很傷腦筋的看著滿起來的洗衣籃,阿弗雷德咒罵著因為這顆麻糬所以這個月的水費電費支出又要增加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接起電話的時候,他還沒有想到居然是亞瑟打過來的電話。對方壓抑拘謹的英式口音透過電話線傳來,聽起來有點像是平板的電子機械音,而阿爾弗雷德想起亞瑟曾經說最高級的紳士在說英文的時候,應該要維持身體的優雅儀態和臉部表情的平靜,簡單來說就是像個死人一樣坐在那裡發出聲音,果然是專門產妖魔鬼怪的國家,活人也要弄得和死了一樣。

  訝異的接受了亞瑟的下午茶邀請,阿爾弗雷德想著自從他們分家以後,幾乎每次都是自己過去找亞瑟,對方主動的邀請,好像還是從這顆麻糬出現在他們生活裡以後開始……

  「你到底是做了什麼討他喜歡的事情?就因為你是不可思議的生物嗎?」嘟噥似的又掐了掐麻糬米,阿爾弗雷德停在亞瑟的家門前。

  那幢以白色為主要顏色的屋子有個很大的花園,裡面種滿了五月時期會開花的石楠與不知名的白色小花,雖然花園並不大,卻因為設計和修剪而顯得非常遼闊,像是無盡的荒原一樣。

  「你來啦!」手還沒有摸到門把,平常總是緊閉著的銅雕大門忽然打了開來,一臉欣喜的亞瑟站在門框裡,高興得雙頰泛紅。

  「……我來……」亞瑟這麼歡迎他,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當他還很小很小的時候的事情了;那時候他還很小,以為會永遠永遠和亞瑟在一起,以為他們永遠不會分開。阿爾弗雷德有些恍惚的看著亞瑟的笑臉,也回了他一個笑容。

  「嗶嗶嗶!」在阿爾弗雷德還沒有回過神以前,似乎已經和亞瑟混得很熟的麻糬米一個蹦跳,就從他手中彈進了亞瑟的懷裡,而接過麻糬米的亞瑟笑吟吟的捧著那顆麻糬,轉身就把大門狠狠的關上。

  「……等一下!哪裡搞錯了吧!為什麼把我關在外面!難道那顆麻糬才是我的本體嗎!」眼睜睜看著大門在自己面前關上的阿爾弗雷德,大夢初醒的狠狠踹開了那扇黃銅大門,衝進那個他再也熟悉不過的屋子裡。

  進屋子的時候看到亞瑟坐在桌前計算著時間,白色茶壺被布做的茶壺罩子包著,那是泡紅茶的最後一個步驟,依照亞瑟的方法泡出來的紅茶在入口以前加上新鮮牛奶,會變成非常好喝的英式奶茶。

  可以泡出這麼好喝的奶茶,卻做不出人吃的食物,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看著桌上的茶點,還有放在旁邊那團……大概可以叫做不明物質的東西,最近在王耀和其他人的飲食薰陶下味覺逐漸恢復正常的阿爾弗雷德逕自拉開了椅子坐下來,被亞瑟放在桌上的麻糬米已經和另外一顆姑且叫做麻糬英的麻糬玩成了一團,兩球白白軟軟的麻糬滾過來壓過去,看得阿爾弗雷德心中莫名不是滋味。

  「你來了啊,漢堡胖子。」對阿爾弗雷德沒禮貌的自己開門跑進來又自己坐下非常習以為常的亞瑟,在時間到了以後到了一杯紅茶給他,然後就愉快的和那顆麻糬……不,因為還加上他自己養的那個粗眉毛的麻糬,所以一共是兩顆麻糬和一個人,愉快的進行了他們的下午茶時間。

  「……可惡……」坐在一旁只喝紅茶的阿爾弗雷德看那三個……三個生物愉快的進行對話,除了亞瑟說的英文勉強可以聽懂以外,另外兩個生物的電子音對他來說無異有字天書,除了長短不同的嗶嗶聲以外,他什麼也聽不出來。

  直到麻糬米開始進食以前,阿爾弗雷德對麻糬米的感想也只不過純粹是嫉妒亞瑟居然這麼喜歡那個莫名奇妙的生物而已;但是當他眼睜睜的看著麻糬米面不改色──不,甚至可以說是愉快的把亞瑟放在盤子上那堆顏色莫名奇妙、看起來也莫名奇妙的食物吞下去而什麼事都沒有的時候,阿爾弗雷德才恍然大悟,難怪亞瑟會喜歡這個生物。

  自從跟亞瑟分家以後到現在,雖然還是被大家嘲笑說他家的食物不好吃,不過在其他人的幫忙之下已經有了很大的進展,至少「全世界食物最難吃的國家」這個頭銜不會掉到自己的頭上,至少在一千年以內,這個頭銜應該都還會由做出來的料理根本是生化武器的亞瑟獨占……

  默默喝乾最後一滴紅茶,阿爾弗雷德拉開了椅子站起身來。

  「你要走了?」看阿爾弗雷德站了起來,亞瑟把兩顆麻糬放到桌上,任由他們滾啊滾的掉到地板上,也跟著站了起來,祖母綠的眼睛看著阿爾弗雷德天空藍的眼睛,像是要挽留他,又像只不過是要說幾句客套話。

  「那個麻糬不用還給我,反正他不會被你的料理毒死,就讓他留在這裡陪你吧。」阿爾弗雷德嘻嘻一笑,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反正你比起喜歡我,更喜歡那種莫名奇妙的不可思議的生物,那就讓他留在這裡就好啦,被關在門外的世界警察要走啦,被關在門外的這筆帳,下次就看看要怎麼討回來喔。

  「不行,那是你養的,就要自己帶回去。」亞瑟像是聽不懂阿爾弗雷德話語中的酸味一樣,輕輕推開椅子轉身去找那兩個滾成一團的白色生物。兩三分鐘以後亞瑟從房間裡走了出來,那顆白白軟軟看起來很有彈性的麻糬米在他掌心上心滿意足的嗶嗶叫,被放到阿爾弗雷德肩膀上的時候,還似乎不想離開亞瑟家一樣的用那雙藍汪汪的眼睛看著他。

  「反正我不喜歡他。」晃了晃肩膀,阿爾弗雷德看著那個麻糬為了避免掉下去而死死咬著自己領子的樣子,從鼻孔哼了一聲;隨隨便便就可以得到亞瑟的關心和注意,還正大光明的被他捧在掌心,這坨麻糬真是怎麼看怎麼礙眼。

  「鬧什麼彆扭啊你。」

  「你那麼喜歡他,你養他就好啦,反正你做的東西他也能吃嘛。」絕不是嫉妒,堂堂的超級英雄根本沒有必要嫉妒一坨麻糬,只是覺得這樣子很不耐煩而已。阿爾弗雷德看著肩膀上的那球生物,突然覺得那雙和自己相同顏色的眼睛跟掛在底下的眼鏡看起來超級討厭。

  「你以前那麼可愛,長大了就喜歡惹我生氣,真是越長大越討厭……」亞瑟揉了揉太陽穴,嘆了一口氣。

  「誰叫你眉毛這麼粗。」阿爾弗雷德嘀咕。

  「你找打嗎!要不是有這個麻糬米,我也不會想主動找你過來喝下午茶!」

  「那你就把他留下來就好啦!我不是說了嗎!」

  「那我要怎麼找你過來喝下午茶!」

  「………啊?」阿爾弗雷德愣了一愣,然後看亞瑟氣呼呼的轉身舉起了下午茶的三層架子,一臉準備把他掃地出門的氣勢讓即使是英雄的他也忍不住倒退半步:「比起被邀請,我更喜歡自己來找你!」

  「你是誰我是誰!你這沒家教的傢伙!別人邀請才能登堂入室的禮貌都不懂嗎!」似乎很介意每次都是在沒有心理準備的狀態下被打開門騷擾,其實很討厭老是被打亂生活規律的亞瑟用力的瞪著阿爾弗雷德,手上的架子似乎隨時準備打出去。

  「所以你要我留著這隻麻糬是為了隨時找我過來喝下午茶?」

  「這……不是!只是單純覺得那是你的你就要帶回家而已!」被阿爾弗雷德太過理直氣壯的問話堵得說不出話來,亞瑟愣了一愣,抓住架子的手更加用力,臉頰卻悄悄的紅了起來。

  「何必這麼見外呢!我們之間都是什麼關係了!」表情突然一掃陰霾變得爽朗無比的阿爾弗雷德哈哈笑了起來,走上前一把抓住亞瑟相對他而言纖細單薄許多的肩膀,笑開的嘴裡那潔白的牙齒像是會反光一樣,掛在鼻樑上的眼鏡此時璀燦得嚇人:「你只要說想約會,英雄我隨時都會從世界的另外一端飛奔而來的!因為我是英雄嘛!」

  「──誰想跟你約會───!!!!」拿在手上的那個三層架子最後還是揮了出去,和麻糬米一起被打出亞瑟家門外的世界英雄,今天依然揉著摔痛的屁股,對住在黃銅大門裡的那個人嘟起了嘴巴。





  至於回到家以後,發現習慣到處拖內褲的麻糬米居然把亞瑟的內褲給拖了好幾件回來,猶豫著要不要拿回去還,最後還是決定乾脆直接把亞瑟的內褲占為己有的阿爾弗雷德,就都是後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