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題是「快樂王子」。


他早就應該知道,自己這種個性遲早有一天會把自己毀滅。可是在最後毀滅的那一瞬間來臨以前,他都不願意去正視那些問題。

第一次看到他,是在他春夏的故鄉的某一個城市裡。他是一隻燕子,是每到了冬天就要往南方飛去的候鳥;而他是一尊雕像,腰間插著長劍,穿著華麗,紅寶石雕刻的眼睛直視前方,看起來好像很威風的樣子。燕子知道那尊雕像的存在已經很久了,在他剛剛學會飛行的時候,鳥群中的長輩就有對他說過這尊人類極盡奢華用寶石雕刻起來的雕像的存在,那時他只是當作床邊故事聽聽就算,卻沒料到他會在第一眼見但那尊極盡華卻又無比悲傷的雕像時,失去魂魄。

「你好,我是燕子,你可以叫我長羽,那是我在燕群中的名字。」他還記得他輕巧的停在雕像黃金的肩上,壓抑著幾乎要從喉嚨跳出來的心,努力用最平常最友好的態度對雕像問候。

「你好,我是雕像,你可以叫我快樂王子,那是人類給我的名字。」雕像的眼睛不能動不能轉,卻用溫柔而憂傷的聲音回答了他。

「快樂王子。」他歪歪頭:「可是,我看你一點也不快樂啊。」

「……你看得出來?」快樂王子的聲音有一點詫異,長羽抖了抖自己比起一般燕子來說過長的飛羽(這是他名字的由來),點點頭,然後又想到快樂王子看不到他,所以急忙回答是啊。

「我看得到的,你可以不用出聲音,沒有關係。」快樂王子大概是被長羽急忙點頭又急忙回答的樣子逗笑了,他的聲音比起一開始的溫柔憂傷,又多了那麼點淡淡的笑意;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快樂王子在笑,但是長羽想,快樂王子這尊雕像那麼帥,笑起來一定也很好看吧。

「你既然叫快樂王子,為什麼不快樂?」長羽動了動長長的尾羽,飛到快樂王子的面前,認真的問。

「……」快樂王子沒說話,卻從眼裡流下了兩行清淚,看得長羽一陣驚訝,急忙用自己的翅膀去擦那兩行眼淚,卻忘記自己正停在半空中,搞得他一個重心不穩差點栽到地上,幸好差不多掉到快樂王子膝蓋地方的時候他終於想起來應該要拍翅膀,這才又重新飛回快樂王子的肩膀上,只是有了這次經驗,他只敢站在他的肩膀上輕輕替他抹去眼淚,再也不敢飛到他的正前方了。

「你真的是很奇怪的燕子。」快樂王子的聲音還哽咽著,卻重新帶上了笑意。

「你還沒回答我,為什麼不快樂?」長羽拍了拍翅膀甩掉水珠,看著快樂王子的側臉:「我先說,我是隻固執的鳥,所以你如果沒有回答我,我就會每天來問,問到你流不出眼淚為止。」

「我只是看到這個城市裡的一些現象,心情不好罷了。」快樂王子悶悶的說。如果雕像可以轉頭,快樂王子現在一定已經把頭別開了吧,長羽想。

「什麼現象啊?」長羽看了看四周,對於這個他出生的城市他其實沒什麼感覺,燕子是築巢在人家屋簷下的鳥類,這個城市傳說他們可以帶來幸運與財富,所以他們不管在哪裡築巢,都會受到那一家主人的歡迎,長羽一直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城市。

「你看,從我的面前往右飛五百公尺,有一家人。」快樂王子說:「他們的爸爸在去年冬天生病死了,一家四個孩子全靠媽媽幫人做一點代工過活,可是媽媽在秋初的時候也感染了肺病,如果沒有去看醫生,他們很可能會在這個冬天連媽媽也失去。」

「嗯,這樣喔。」長羽抖抖尾羽,不懂這樣的事情有什麼好難過的。

「你完全沒有感覺?!」快樂王子的聲音忽然帶上了一點怒氣:「那些孩子!最大的也不過十歲,他們都還沒有生活能力,卻要接連著失去父親和母親,他們情何以堪?失去了父母以後他們該怎麼過活?你難道不難過、不心痛?!」

「……你幹麻生那麼大氣……」長羽縮了縮脖子:「我是不懂啊,人類的世界跟燕子的世界又不一樣,我們族群裡也常常有小燕子一破殼就沒了爸媽的,不也好好的長大了?」

「……對不起,我是一時太激動了……」快樂王子調整了一會情緒,又重新開口:「人類的世界和燕子的世界不一樣,長羽;那些孩子如果沒了爸媽,是會死去的。」

「這麼嚴重喔……」長羽扭頭去看,卻因為角度關係而看不到。

「所以,長羽,」快樂王子又說:「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我做得到的話,好啊。」長羽漫不經心的扭頭整理自己的羽毛。今天和他心儀的雕像聊天他很開心,雖然被兇了,不過那不是他的錯,更何況對方還有求於他,讓他更加高興。

「你一定做得到的,」快樂王子的聲音因為高興而有點激動:「請你把我腳上的金箔撕下一片,送給那一家人。」

「……你確定我的鳥嘴撕得下金箔?」長羽看著快樂王子。

「一定可以,那些工人在做我的時候偷了懶,金箔只是隨便黏上的而已。」

「喔好吧,我試看看。」長羽飛下去,挑了一片看起來比較好撕的金箔用力一啄───絕對不是他太用力,一定是那些工人偷懶得太嚴重了,他這一啄不但掉下了一大堆金箔,而且連明明是石頭雕刻、應該很硬的快樂王子的皮鞋部分都掉了一小角下來,看得長羽一陣心驚,啣著金箔急忙飛到快樂王子面前。

「幾櫃不會共(你會不會痛)?」

「不會,我不痛。」快樂王子的笑聲那麼溫柔那麼好聽:「謝謝你,我相信那一家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長羽拍拍翅膀飛到那家人窗口,頭一甩就把那片金箔丟到那家母親的床上去;在病床邊照顧母親的孩子看到了那片金箔,訝異的拿了起來四下觀望,似乎想要確認這片金箔到底是從何而來;直到長羽飛進去對孩子點點頭,孩子才似乎相信這片金箔是無主之物,感動得抱著母親痛哭起來。看了一眼放在床頭的湯,長羽歪歪嘴,沒想到這家人類吃的東西這麼慘澹,一碗湯裡面只有兩片煮太久發黃的菜葉,看起來就很難吃。他拍拍翅膀,重新飛回快樂王子肩膀上。

「送過去了。」長羽停下來以後習慣性的整理羽毛。

「謝謝你……長羽。」快樂王子的聲音高興得都有點發抖。長羽雖然一點都不懂這種事情到底有什麼好高興的,但是他還是因為快樂王子很高興,所以也一起高興了起來。

「好啦,那我要去找東西吃了,明天再來找你,好不好?」長羽拍了拍翅膀準備飛走。

「好。還是這個時間嗎?」快樂王子問。

「嗯,差不多吧。」長羽拍拍翅膀,流暢的飛走。

那天以後長羽就每天都來廣場上找快樂王子,也經常幫他把身上的金箔銀箔寶石之類的東西撕下來送給那些窮苦的人,雖然快樂王子的身體因為失去那些奢華的裝飾而露出原來石頭的灰色,但是長羽覺得這石頭的顏色很好看啊,比起原來的寶石顏色,好看了很多倍。

秋天慢慢過去,天氣開始變冷,長羽在城市裡飛舞的時候,總是注意到有些人拿著武器、有些人經常聚在一起討論東西,城市的街道開始變得髒亂、眼神凶惡的人越來越多;每次見到快樂王子的時候,他眼裡的憂愁也越來越濃,不管長羽做了什麼耍寶的行為,都抹不去他眼中悲傷的神色。

「你最近差不多該出發了吧?」某一次長羽停在快樂王子的肩膀上抖羽毛的時候,快樂王子忽然這樣問他。

「沒關係,還有好一陣子呢。」長羽抖抖羽毛,快樂的說謊。依照燕子的習慣,其實老早在一個禮拜以前他就應該出發往南飛去了,可是他不想離開快樂王子,因為如果他離開了快樂王子,誰來幫他送這些金箔跟寶石呢?這麼憂愁的快樂王子,只有在他幫忙送寶石給那些人類以後才會稍微愉快一點點,他喜歡看快樂王子高興,所以如果連他都走了,那誰來讓快樂王子高興呢?

「今天,就把我的眼睛給拿下來吧。」似乎相信了他的謊話,快樂王子又提出了請求。

「什麼!?」長羽看著快樂王子:「那很痛!而且你會看不到!」

「不會的。」快樂王子笑了起來(雕像沒有笑,但長羽就是知道他在笑,而且,是很高興很歡喜的那種笑):「我不是用這對紅寶石看東西的,長羽。」

「真的喔?」長羽懷疑的看著快樂王子。

「我騙過你嗎?」快樂王子說。

「沒有。」長羽搖搖頭。

「那就把我的紅寶石拿去吧,那家人在前方大概一公里處左右,謝謝你,總是麻煩你……」

「都多久的朋友了說什麼麻煩呢。」飛起來啄下紅寶石,長羽飛往快樂王子說的那一戶人家去。任務和過往一樣都很簡單的完成了,長羽拍拍翅膀,在飛回去以前他想停下來休息一下,於是他停在某個很大的窗戶下,習慣性的整理過長的飛羽,並且活動活動因為過冷的天氣而有些不靈活的身子。

「……所以,為了提振士氣、為了讓他國知道我們要推翻皇室的決心,拆除那尊叫做快樂王子的雕像是必要的……!」模糊的聲音透過窗戶傳來,長期在人類的屋簷下生活,對人類語言也有一些了解的長羽驚訝了一下,立刻停下活動身體,整個頭貼到窗戶上,想聽裡面到底在說些什麼。

「現在的皇室如此腐敗,已經到了不推翻他們就沒有未來的地步了!」窗戶裡有一個人站在所有人面前,慷慨激昂的說著:「為了讓他國知道我們的決心!為了讓市民知道民眾才是自己的主人!我們要起來推翻無能的腐敗皇室!政治的主動權應該在人民手中!」

長羽看著裡面的人都很激動的拍手鼓掌,不解的歪了歪頭。

「請各位同志保密訊息,我們將在12月1日的拂曉時分出擊,出擊的時刻,就是那尊象徵腐敗皇室的王子雕像傾倒的同時!」那個人繼續說著,長羽卻聽得渾身一陣冰涼。他們說什麼?他們要把快樂王子的雕像拆掉了?他們要把快樂王子殺了?他們在想什麼?快樂王子不是為那些貧窮的老百姓做了很多事情嗎?那為什麼要把他拆掉?為什麼?

長羽越想越驚,急忙振翅往快樂王子的方向飛去。

「都11月中了,居然還有燕子?」房裡有個人看見了長羽,有點訝異的咕噥。

「王子!王子!」驚慌失措的長羽飛到快樂王子肩膀上,還來不及喘氣就忙著報告他所聽到的那些事情,講得又是跺腳又是不滿:「他們怎麼能!他們怎麼能!人類的世界我不懂,可是他們怎麼能拆掉你!」

「他們可以。」失去紅寶石當眼睛的快樂王子看起來有點落寞、空洞的眼眶看起來有點可怕:「因為在上位的人沒有好好照顧他的子民們,所以他即將被推翻;而以那個皇室的某一個王子為模型所雕塑出來的我,自然就是那些恨透了皇室的人民們恨不得除去的一個象徵……他們不是說了嗎?要拿我當作他們的號角,吹響他們反抗的先聲。」

「可是你和他們不一樣!你不是那個王子啊!你做了很多幫忙那些老百姓的事情不是嗎?你身上的金箔、你寶劍上的寶石、還有你的眼睛……他們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長羽慌得連身上的羽毛抖亂了都不知道,只是一個勁的跳腳。

「對他們來說,是一樣的。」快樂王子淡淡的說完,語氣忽然變得嚴厲:「倒是你,長羽!你不是應該去南方過冬了嗎?你們族裡的長輩剛剛找我來問,我才知道你們早該出發了!」

「……」噎了一下,長羽恨恨的跺腳:「我不去!我自己也可以飛到南方過冬!我要在這裡陪你!」

「不要胡鬧!你早該離開的!去南方!」快樂王子生氣的罵。可惜長羽的個性頑固又死心眼,一旦認定的事情絕不退縮。

「我不要!那樣我回來就看不到你了!讓我陪你到最後一秒,我不要離開!長輩那邊我去解釋,我不會讓他們因為我而拖累大家的進度!」昂首說完發誓一樣的話,長羽一振翅就飛到半空中,很快的就看不見了。

「長羽……!」來不及阻止的快樂王子只能悵然的低喃燕子的名字,不捨那具小小身軀勉強抵抗著嚴寒而發抖的模樣讓他的胸口脹滿了莫名的情緒;明明是石頭做的喲,難道也因此有了心、也因此學會心疼了嗎?快樂王子看著長羽離去的方向,低喃長羽名字的語氣變得苦澀無比。

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們不停吵架。快樂王子堅持長羽應該跟著族群飛到南方過冬,長羽卻堅決不肯走,說他自己也可以飛到南方去過冬,說他要留到最後一刻陪著快樂王子,一人一鳥就為了這件事情吵得幾乎要反目成仇。

然而,縱然是這樣吵著,長羽也沒有忘記幫快樂王子送那些寶石給那些窮苦人們,縱然城市的氣氛越來越軌蹫,衝突、緊張、劍拔弩張的氣氛越來越高張,長羽已經許多次看小巷子中有衝突發生,穿著華麗和穿著破爛的人們用不同的武器互相打架、用不同的語氣向對方叫囂,這個城市變得很不友善、很不快樂。長羽飛來飛去時,總是憂心忡忡的看著底下發生的一切。

11月30日的夜晚,風很冷,街上結滿霜雪,長羽瑟縮著窩在快樂王子的肩窩卻無法停止身軀的發抖;兩三天前他和快樂王子就一直維持著最低限度的談話,除了確認要把金箔送到哪裡去以外,他們之間就像冰一樣,沒有對話。可是最後一片金箔今天也送完了,收到金箔的那家人對著他又跪又拜,長羽卻沒有任感覺;他只知道他的快樂王子過今夜以後就即將毀滅失去,而他的生命也即將走到盡頭。

「……嘿,這也算殉情吧。」長羽低低的自言自語。他早就應該知道,這種個性會置自己於死地,但是直到生命的最後一秒鐘來臨為止,他都不願意正視這個問題;但是就算到了現在,他也沒有後悔,他遇見了一尊雕像,愛上了一尊雕像,然後因為他而死去,這樣的生命,也算過得很充實罷?他嘿嘿的笑,任由身體的溫度一點一點失去。

「……為什麼要為了我這樣犧牲呢……」快樂王子低低的埋怨:「如果你真的愛我,就應該為了我保重……」

「不讓你這麼稱心如意呢,王子,」長羽哼哼的笑:「如果我從南方回來卻看不到你,我會發瘋的。我不想當被留下來的那一個,也不要你當被留下來的那一個,所以乾脆一起走,這樣不是很好、很幸福嗎………」

「一點也不……」快樂王子又流下了眼淚,這次,長羽沒有力氣抬起羽毛去幫他擦拭,只能任由眼淚滑落,然後凍結成冰。

拂曉時分,一群人拿著武器衝到廣場上將快樂王子的雕像擊碎,並對空鳴槍,宣示革命的開始。

沒有人注意到,在被打成碎石頭堆的快樂王子身邊,有一隻早已凍僵的燕子,聽不見人們喧囂,看不見心愛的雕像被擊成碎片,小小的身軀僵死在革命的清晨,聽不見第一聲槍響。



--

寫這篇的時候我老是覺得我看過類似的文章...所以一邊寫我一邊在想,我這究竟這是我自己拿著「快樂王子」這個童話故事改編的原創呢呢還是真的有人寫過這麼劇情的文章?

但是因為我很喜歡這樣的設定所以我還是把文章寫出來貼了,如果說有某一篇文章(快樂王子以外)跟我的文章有八成相像頃通知我,我會撤文。

然後對了,關於燕子的生態是我胡謅的,大家請不要相信(趴地拜)。
創作者介紹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你家大仔~A_A
  • ........我覺得應該叫異種之戀~*飛逃*~XDD

    還有98題喔~*堅持要倒數*~XP
  • cm811211
  • 好啦勉強給你倒數~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