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贖夜姬怪怪的。

蝴蝶君坐在浮光掠影的椅子上,看著眼前眼神迷離的公孫月。好像是從他去宰了個無能的小傢伙那天開始吧,當他回陰川洗了澡換了衣服,喜孜孜的買了點心要來浮光掠影和贖夜姬一起吃的時候,就發現贖夜姬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好像不認識他一樣。不管他怎麼想辦法逗她笑、不管說什麼做什麼她都沒有反應,就算去問蘭漪,後者也只是回給他神秘的醫笑,這樣他怎麼會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煩惱的抓頭,蝴蝶君擔憂的看著心愛的人;如果贖夜姬願意一笑──不,不用對他笑,只要贖夜姬的心情變好,要他做什麼其實都是可以的啊!笑著的贖夜姬好漂亮好漂亮的!

「贖……」

「蝴蝶。」

「啊?」一愣。

「你當初為什麼想當殺手?」公孫月看著蝴蝶君。蝴蝶君是很有實力的,從上次偷看的情況就可以想見;分別不過五年,蝴蝶君的實力可以從一個普通武者進步到公孫月認為兩人可以一戰的地步,這不能不說除了苦練之外,蝴蝶君還擁有相當的天份。但是這樣的實力究竟為什麼會想當殺手?就算在今日的武林,殺手也不是一個會使人肅然起敬的職業,多半對殺手的印象都還停留在黑暗的、寡言的形象上,像蝴蝶君這樣的個性合該沐浴在陽光下,怎麼會想成為殺手?

「啊?」

「回答我。」對蝴蝶君錯愕的表情有點不滿,自己的表達能力有這麼差嗎?公孫月扇子輕輕一揮,一道凌利的氣勁擦過蝴蝶君背後的C蝶,C蝶當場嚇暈,軟趴趴的掉在地上。

「喔。」蝴蝶君點點頭振奮精神,不管怎樣,至少贖夜姬願意跟他說話了!好的開頭是成功的一半,美人有命赴湯蹈火也要去,更何況只是說我的志向?蝴蝶君清清喉嚨。

「我本來是想當個人人稱道的大俠,像三傳人那樣,或者像青陽子。」蝴蝶君歪著頭想過去的自己:「可是後來遇到贖夜姬,我忽然發現,其實說什麼正義啊出名啊都是其次,我如果可以和贖夜姬長相廝守就好了,如果贖夜姬願意喜歡我就好了……」對,反正寇刀飛殤從來不干涉他想做什麼的意願,自從他長大以後也很少叫他寇刀阿爸所以其實兩個人現在是好朋友,他要做什麼其實都很自由。

「公孫月。」皺眉糾正。不知怎地,聽蝴蝶君也像一般江湖人一樣叫她贖夜姬,心裡就有種不痛快的感覺。

「啊?」發愣的蝴蝶君,好可愛。

「我的本名,叫做公孫月,不是贖夜姬。」心情很好的多加解釋,公孫月發現自己對蝴蝶君的容忍簡直超乎尋常,大概是因為這麼可愛的蝴蝶很少見吧。

蝴蝶君驚訝的瞪大了眼看著公孫月。混江湖的人本來就有一大堆名字,他也早就想過煞氣這麼重的名字不太可能是女孩子的本名,可是、可是他從來沒想過公孫月會願意跟他說自己的名字。這是代表公孫月對他已經不排斥了?是不是願意接受他了?是不是願意嫁他了?蝴蝶君一臉呆滯的看著公孫月,後者也毫不客氣的對看,直到蘭漪忽然從外頭走進來,咳了兩聲為止。

「四姐,四姐夫。」蘭漪禮數做到的躬身為禮:「你們在看什麼?這麼認真?」這下子有開始好玩了,雖然說兩個人的凝視離甜蜜深情還有好大一段距離,但是蘭漪認為,至少願意對看,算是有進步了吧?外表可愛的蘭漪章袤君其實不但是個八卦基地台,同時也擅長製造八卦。

「……」蝴蝶君別過臉,從頭頂紅到腳尖;公孫月則是面不改色的看著自己的五弟,然後輕輕一笑。

「我發現,蝴蝶的眼睛很漂亮。」一只燦金,一只湛藍,一雙眼睛活潑靈動,簡直不像是一個殺手該有的眼睛。

「喔,四姐終於願意正眼看蝴蝶了。恭喜四姐夫,賀喜四姐夫。」很好很好,繼續看下去的話他又有好戲可看了,蘭漪笑得一臉燦爛,真心誠意的道喜。

「喜歡就送你好了!」蝴蝶君沒有回頭,卻忽然生氣的跺腳:「這眼睛醜死了!我才不要!你要就送給你好了!我不要!我不要!」說著說著還真的伸手要挖自己的眼睛,公孫月一驚之下扇子脫手飛出狠狠打在蝴蝶君手腕上,從聲音判斷,雖然沒有腕骨骨折,一陣子行動不便是可以預料的結果。

「你在發什麼神經!?」公孫月快步上前查看,幸好手還沒碰到眼睛,只是手上的氣勁打到眼皮上,有些微的紅腫而已。

「我不要這個眼睛!」蝴蝶君憤憤的:「這個眼睛最討厭了!」一藍一金,燦燦的悲傷的瞪著公孫月看。

「為什麼?告訴我理由。」沒道理不喜歡這麼漂亮的眼睛啊!公孫月詫異的看著蝴蝶君,怕他傷害自己,所以握著蝴蝶君手腕的手沒有放開。

「……」忽然發現自己的失言(也許,是想起過往那些疼痛罷),蝴蝶君倔強的別開臉,不讓公孫月看見自己的脆弱:「我不要!」

「我想知道。」因為覺得這隻蝴蝶很可愛,覺得想要把這隻蝴蝶留在身邊,所以才會開始在意他的過去吧?看著蝴蝶君因為她所不知道的過去而痛苦悲傷,公孫月覺得有一些不滿;如果要,當然就要全要。是蝴蝶君自己送上門來,公孫月可是個貪心的女人,當她發現自己對這隻蝴蝶有興趣,就會希望蝴蝶的一哭一笑都是因為她而不是因為其他。

「我不要說!」蝴蝶君開始掙扎,卻詫異的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點了穴,動彈不得。

「可是我想聽。」語氣,是不容拒絕的堅定。

「不要不要不要!」已經不能掙扎,只能口語上反抗;蝴蝶君眼底泛起淡淡水霧,看在公孫月眼裡,是又心疼又驚豔;原來蝴蝶君這般模樣也這麼漂亮啊,簡直就可以用楚楚可憐來形容了!沒發現自己的想法到底有多麼異於常人,公孫月認認真真的看著蝴蝶君,忽略一旁自動安靜看好戲的蘭漪。

「我說我想聽。」不算溫柔的把蝴蝶君的臉扳過來面對自己,公孫月沒發現的,是自己的聲調、語氣和表情都難得一見的溫柔:「告訴我,好不好?」

「……」為難的看著公孫月,蝴蝶君的臉一陣紅一陣白,最後終於放棄了一樣的開口:「可是,我不要蘭漪在……」這麼丟臉的事情,他不想對其他人說;每次說到這件事他都會想哭,不管對寇刀飛殤說了幾次他都忍不住要流淚,這次也一樣吧!這麼丟臉的事情,他不想被其他人知道。───公孫月的話,反正他以後都要跟她成親,夫妻之間沒有秘密、所以所以、應該沒有關係吧!

「蘭漪不是這麼不識大體的人。」蘭漪笑著站了起來,四姐已經心軟,這隻小蝴蝶真的很不簡單,接下來多加把勁,或許就會成功;雖然性別多少有點錯亂,可是這又不重要,當事人幸福就好、幸福就好。帶著看完戲滿足的笑容離去,留下公孫月和蝴蝶君在浮光掠影裡慢慢談。
創作者介紹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