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遇到了殺手嫁娘以後,他就發誓他要好好努力,一定要成為能夠配上殺手嫁娘的男人。他要成為殺手嫁娘在這世上唯一的新郎。


但是那天被打趴的經驗告訴他,想要配得上殺手嫁娘,第一就是要好好的把功夫給練起來。而且,最重要的一點,因為殺手嫁娘不是正派人物,所以為了避免未來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會遇到的身分問題,他,現名蝴蝶君的男人,決定也要成為一個冷血的反派人物,矢志和正道作對!

「哇哈哈哈你要冷血?憑你這個笨蛋有可能嗎?」寇刀飛殤聽到他的願望以後,毫不留情的狠狠嘲笑了他一頓。自從他對殺手嫁娘一見鍾情以後,知道的人幾乎沒有一個贊成,猶有甚者如楚華容,居然還說「你連名字都是她給的,與其當丈夫不如當寵物」之類的話,連這種東西都說得出口,朋友是這樣當的嗎!?於是他毫不客氣的痛毆了她──師父寇刀飛殤(「蝴蝶君不打女人。」BY蝴蝶君自述)一頓,直打到他的臉腫成麵龜頭才罷手。

「對不起,請問這裡是陰川嗎?」一個清朗的男高音從他家門口外面傳來,蝴蝶君丟下腫成豬頭的寇刀飛殤和不用揍就已經很豬頭的楚華容,走到家門口看了一看。

一個清秀溫文的男人拿著一朵蘭花,站在陰川門口。

「………」看著不明的男人三秒鐘,蝴蝶君花了三秒鐘確認眼前的男子他從來沒有見過,然後他說:「對不起,我不接受男人送的花。」

「請等一等請等一等!」男子看起來哭笑不得的拉住他轉身的袖子:「我叫做蘭漪章袤君,是公…不,是贖夜姬的五弟。」

「啊。」蝴蝶君猛的回頭,所以說眼前的男人是他未來的小叔了?未來老婆的弟弟大駕光臨,不好好的招待怎麼可以:「請進,請自己坐。請恕陰川雜亂,五地來訪來不及整理,敬請見諒。」

「唷。」蘭漪似乎覺得很有趣一樣的笑了起來,連枝帶葉的蘭花掩著禮貌上不敢張揚上勾的唇角,輕輕淺淺的笑了起來:「怎麼連蝴蝶君也稱呼在下為五弟?蘭漪記得,自己似乎是與蝴蝶君第一次見面唷。」他是聽公孫月說在酒館中的奇遇而對這個男人感到好奇的;在北域,殺手嫁娘幾乎等同死神,沒有任何一個人在知道殺手嫁娘的身分以後還能夠大方的邀請她去賞楓,眼前這個名叫蝴蝶君的男人究竟是沒有神經或是別有心機,他蘭漪章袤君可要好好的看一看──事實上,最近公孫月的心情之糟,創下有史以來的紀錄;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大開殺戒,讓他和其他兄弟都有點招架不住。如果可以讓蝴蝶君去哄公孫月開心,不管是誰,都會好受得多。

「呃。」蝴蝶君尷尬的笑了笑:「蝴蝶君與章袤君一見如故,一不小心就將你當成是自己的弟弟了啊!真是失禮、失禮。」到什麼時候,自己才能正大光明的叫他五弟?蝴蝶君看著眼前的男人,想著那時候看到的美麗女子,又悠悠的失了神。

等他終於記得回神,才發現蘭漪已經和寇刀飛殤師徒聊了起來,看著他們交換對陰川的感想,蝴蝶君不是很能確定,自己在蘭漪溫文的眼神中,究竟有沒有看到閃過的那一絲冷漠。

「沒有蝴蝶的陰川,沒有蝴蝶的蝴蝶君,似乎有點寂寞啊!」蘭漪淡淡的笑著,蝴蝶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但是,沒有金色的蝴蝶。沒有我想要的蝴蝶。」蝴蝶君說。表情淡淡:「我想成為她面紗上的金色蝴蝶,但是,我是紅色的。」他願意為了她改變,但是他的本質依然是紅色的,依然是血紅的蝴蝶,不會變成金色的。

「如果用蝴蝶權充思念,陰川該飛舞多少蝴蝶?」蘭漪笑著輝了揮手中的蘭花,看著陰川、看著蝴蝶君:「告訴我你的答案,蝴蝶君。」

「告訴你蝴蝶飛舞的數量,對蝴蝶君來說,有什麼好處?」

「如果答案令蘭漪滿意,蘭漪願意成為四姐與四姐夫之間的橋樑。」蘭漪看著陰川,表情有點寂寞:「四姐最近,很累了。」如果不紓解一下四姐的壓力,沒有人有好日子過。

「……」別開臉,蝴蝶君似乎不太願意對外人訴說自己的情感:「一年後,蝴蝶君會用事實告訴你答案。」

「那麼,蘭漪就此告別。期待四姐夫的答案,也期待陰川的蝴蝶。」蘭漪淡淡笑著欠身,然後轉身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