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不到傳說。

乘著船,他微微笑開了憂愁。


是人都知道他的大名,也知道他有多忘恩負義背信忘義,為了自己可以不顧同道,出賣同伴,手刃情人(而且還一屍兩命),所有的人都知道他,都知道他的臭名。

他不在意這些東西,也不在意他人對自己的評價,因為如果一個人在意這些東西,就連動作的意義都沒有了。他所做的一切,都祇是為了方便行事而已,不過畢竟人算不如天算,在他的江湖路途中他走錯了 某一些棋子,於是他現在全盤皆輸,人人喊打。

一向以來他都知道自己的方向,也知道自己未來會行到的路,但是這一次,他卻懶得去預想去預估去想像自己下一步的路會怎麼走會怎麼到,只想隨著滔滔江水,把自己流向遙遠的他方。

忽然他懂了某些人起來。

在他消失江湖的短短的時間裡面,聽說有一個整天生活在船上的男子像流星一樣的出現在將江湖上然後又消失,當時他被囚禁在某個骯髒又潮濕的地牢中,聽到那個男子的傳說時,他只覺得無聊,只不懂坐 著船到處亂飄有什麼意義;沒有目標沒有目的也不能掌握的生活,過起來有什麼意思?他一直認為,一個人生而為人卻不願意掌握自己的生活,是一種懦夫的行為,是放棄自己的表現。

但是現在坐在船上,他忽然懂了那個人的想法。

不是因為放棄自己所以隨水漂流,不是因為放棄生命所以任他來去,而是一種對於生命的好奇,在退縮到無可退縮之後的一種反動;既然已經無路可退,那麼就向前走吧,隨水漂流,走到哪裡,哪裡就是下 一個戰場。因為對未來的完全不了解,反而能狗擁有更加寬廣的心胸去面對無可知的未來,運籌帷幄太過疲勞了,輕鬆的隨水漂流,到了下一站再面對未來,是不是更能夠清醒的思考呢?不同的生活方式是 一個改變,但是改變之後會不會更輕鬆,或者,更艱辛呢?

這好像都不是他應該考慮的事情。

但是雖然想要改變生活的方式,他卻只能無能為力的想想;因為過往的生活已經成為習慣,想要改變太過困難。即使臉容改變了,骨子裡的生活習慣還是不會改啊。他笑。就像是雖然自己會叨叨唸唸著說要 離開要改變要不掌握未來,但還是很難做到的吧,因為不去設想未來,不掌握情況,會讓他沒有安全感,格外的神經質。

所以說,習慣真是個要命的東西。(然後他大笑,看到低飛的雁子從江面上低垂的雲隙間飛過去,夕陽像是一個溺死的夢想,載浮載沉的墜落在夜晚的夢境和黃昏的清醒邊緣。)

下一站他要走到中原正道裡面去,他將要暫時取代清香白蓮(或者讓清香白蓮來取代他)成為正道的領袖,下一站的路途將和過去不同,但是他有自信能夠扮演好每一個角色。人生的舞台上,他要做最優秀 的演員。

但是無論船載他走到哪裡,無論他的人生劇本如何進行,他絕對不讓自己走進神話裡面去,他不是傳說。

「在下,亦真非真定風愁。」他說。

船行悠悠,下一站,不到傳說。

創作者介紹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