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有微風,輕輕的吹起。淡藍色的湖水的漣漪在風中悄悄擴散,靈動
的,愜意的朝湖心跑去,一朵蝴蝶從漣漪的終點線飛起,雪花淡然的從柳
稍頭落下,代替昨夜不到的黃昏月圓。

旋轉。

不停的旋轉。

紫藤花爬上了六月的眉心,歌舞奔放著神秘的尊貴,使君子垂掛,豔橘色
燃燒著些什麼,小喇叭快活的吹響慵懶的小曲,微笑跟著微風旋轉,眼淚
早已溶化在蝴蝶的笑容裡,花香跳動著,春天的圓舞曲轉著 圈圈,陽光拉著春天的裙擺狂放的大笑,軟綿綿的舞動春草和晚謝的梅花。

紅色的梅花。

紅色的牡丹花。

紅色的朱瑾花。

紅色的,火花。

劈啪。

從火爐中抽出來的是通體的澄紅,那是血的顏色,沉黑色的鐵鍛打成剛,
乾淨而鮮明的鋼鐵顏色純淨而殘忍,那是血的顏色,血的規律,血的微
笑;燃燒著燦紅的火星,那是未來的命運,手中通體澄紅的, 不是劍也不是鋼鐵,那是生命,那是血,那是未來。

這是殺人的武器,這是一把絕代好劍。

會有多少人的性命斷送在這把劍上呢,會有多少雙手握過這把劍呢,一把
劍,能夠擁有多少個歲月,能夠經歷多少個人生?劍不是一段生命,劍是
永恆,劍是永遠,劍是最殘忍卻又最永恆的存在,戰爭過去 了,君王凋謝了,佳人零落了,才子枯萎了;只有劍,只有劍仍然陪著歷史走過,走過風花雪月走過人世興衰走過潮起潮落走過月圓月缺,只有劍的腳步陪伴著歷史老人的腳步,人沒有永恆,劍才有,死亡 才有。

紅色的吶喊。

紅色的死亡。

紅色的眼淚。

紅色的悲痛。

鍛劍的時候,殺人的時候,微笑的時候,賞花的時候,那樣大片大片紅色
的風景在眼前暈染開來揮之不去,看啊,湖心的漣漪也是紅色的,那是一
片血霧嗎?或者只是一朵不小心摔落了的繡球花呢?或者什 麼也不是,那只是三月輕柔的微風吹過,蕩起一片溫柔的笑?

這是鑄劍師之舞。

旋轉,旋轉,旋轉扇,旋轉舞,旋轉劍,旋轉血,旋轉焰,旋轉死,旋轉
慟,旋轉整片的無奈和生命的起落。

旋轉。

劍是殺人的武器,鑄劍師是殺人的死神,那樣一把一把,閃著燦爛銀光的
奪命的死神都是鑄劍師的分身,是鑄劍師手中的銳器,無論是奪走他人的
性命,或奪走持劍人的性命,都是鑄劍師的罪,是鑄劍師的 孽。最高明的鑄劍師,同時是最高明的死神,黃泉路廣,銀劍的閃光鏗然照路。

鏘。

新的劍,新的死神,新的奪命祭典,新的舞蹈。這是鑄劍師的舞蹈,傳承
在每一個鑄劍師的血液中奔放,這是只有鑄劍師彼此才能夠領略的祭典,
這是用他人的生命為祭台的,最無情最浪漫最燦爛的祭典。 這是新的死
神。

鑄劍師沒有生命。

鑄劍師的劍奪走的生命,就是鑄劍師的生命。鑄劍師的生存建築在死亡之
上,沒有死亡沒有悲嚎沒有眼淚就沒有鑄劍師,鑄劍師只能靠他人的死亡
生存,鑄劍師沒有夢,死去的夢就是他的夢。鑄劍師就是劍 ,鑄劍師的生存意義就是奪命。

死亡來了,藍色的絹扇掩唇輕輕微笑。

鑄劍師的袖子輕輕擺動,吹起死亡的腥味和淡淡的血臭。

啊,三月風。

「名劍鑄手‧金子陵。」要求鑄劍的氣味接近,那是悲哀的渴求。

死亡,近了。
創作者介紹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