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從前,有一個小和尚。

小和尚住在道境,跟著大師父學習佛法。

寺廟的生活是很清苦,但是也很悠閒的。

每天禮完佛,做完日課之後,大師父就會帶著小和尚去採茶。

寺廟的旁邊生長著很多野生的茶樹,沒有人看管,沒有人施肥;那些茶樹
靜靜的和寺廟一起迎接每個春夏秋冬,日升日落。

野生的茶樹氣味很好,大師父帶著小和尚把茶葉採回來之後,通常會花很
多個下午的時間烘碚,把深綠色的茶葉弄成可以黃褐色的、可以泡茶的茶
葉。

然後,大師父和小和尚,會一起坐在寺廟的走廊下,笑嘻嘻的喝茶,論
道,或者練練功夫,打打拳。

小和尚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這樣的生活過了很久很久,直到大師父圓寂,小和尚變成了大和尚之後,
還是持續著禮佛,採茶,泡茶的生活。

只是小和尚已經變成大和尚,大師父已經不能陪他一起泡茶了而已。

大和尚沒有收小和尚。他每天早晨起床作早課,自己吃自己做的簡單早
點,作日課,吃中飯,採茶,烘碚,泡茶,靜坐,練功。日子一天一天的
過去,大和尚同樣非常喜歡這種平靜的修行生活。

有一天,一個通體澄藍的人跑到了大和尚的寺廟裡面,渾身是血,只剩下
一口氣。什麼也沒有說,就倒在大和尚的腳邊。

然後有一群人追了進來,要大和尚把那個人交給他們。

大和尚問,這個人哪裡得罪了你們呢?

那群人說,不關你這個禿驢的事情,把人交出來就對了。

大和尚不喜歡這些人。

大和尚討厭別人沒有禮貌。

於是,大和尚說,要人可以,把理由說出來。

那群人沒有說話,只是恨恨的瞪了大和尚一眼,然後拿著大刀就砍了過
來。

大和尚非常生氣,一掌就把那些人打飛到寺廟外面,並且大聲的告訴那些
人說,不准在他的寺廟裡面打架,愛打到外面打,他討厭有人把寺廟裡面
弄髒,因為這樣他還要多費力氣打掃,很討厭。

大和尚看了一眼那個倒在地上的人,決定要救活他。

因為大和尚不喜歡血腥味,不喜歡擦拭血跡,也不知道那些血跡到底應該
怎麼清乾淨,所以他想把那個人救活,叫他把自己帶來的髒亂清乾淨。

可是那個人受傷很重,看起來好像快要死掉了一樣,如果細心的療養,也
要好幾個月才會好。大和尚很苦惱,因為他不想要看到這些血跡在他眼前
停留好幾個月。

大和尚想了很久。

大和尚想到一個方法。

大和尚把自己三百年的功力度到那個人的口中,於是那個人一下子就清醒
了,身上的傷也好了大半。

那個人看著大和尚,問,是你救了我嗎?

大和尚點點頭。

謝謝恩公。那個人恭敬的跪拜。

大和尚隨手一揮,把那個人從地上拉起來。

大和尚說,什麼恩公不恩公的事情都是廢話,你先把你自己造成的髒亂給
整理乾淨再說。

大和尚拿了清潔用具給那個人,說今天晚上之前要清掃乾淨,不然他就要
把那個人轟出去,跟中午那一群人一樣。

那個人非常努力的把地板清理乾淨,把寺廟整理了一遍,也把他自己打理
得整整齊齊。

搖著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藍色羽毛扇子,那個人跑去問大和尚,說,恩公,
我這樣清掃你還滿意嗎?

大和尚看了一看。

大和尚非常的歡喜。

因為那個人不但把血跡清理得沒有痕跡留下來,而且還把其他地方也順便
整理得一塵不染,連大和尚平常在用的茶具都洗得乾乾淨淨,放在外面曬
太陽。

大和尚高興的點點頭,說,好了,你可以走了。

那個人聽到,不但不高興,反而跪了下來,哀求大和尚讓他留下來。

為什麼?大和尚說。

我要報答恩公,恩公給了我三百年的修行,我蟻天海殤君,發誓要為恩公
擋下三劫。那個人跪在大和尚面前,很誠懇的說。

你連你自己都保不好,怎麼為我擋下三劫?大和尚問。

大和尚覺得他好像說錯了話。因為那個人聽完他說的話之後,臉色變得很
難看。可是他只是提出他的疑問,又沒有惡意。

那個人說,我會努力的修行,請恩公一定要讓我報答你。

大和尚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沒有拒絕也沒有接受。

後來,那個人就和大和尚一起住在寺廟裡面,每天跟著大和尚做早課,和
大和尚輪流做飯,採茶,烘碚,泡茶,論道,偶爾練練功夫,修行。

大和尚偶爾會教那個人一些武功招式,那個人學得很快,當他們一起迎接
第三百個新年的時候,那個人的功夫已經幾乎要比大和尚還高了。

大和尚覺得很開心,因為那個人的功夫練得很快,很不錯。大和尚覺得,
對那個人來說,擁有這麼好的武功是值得高興的,因為那個人很喜歡多管
閒事,有可以自保的武功,會比較安全。

後來,大和尚收了一個小和尚。

但是小和尚很喜歡到處亂跑,大和尚跟小和尚說,要先能夠自保,才可以
出去管別人的閒事。

可是小和尚不聽。

小和尚跑到苦境去,管了很多事情,最後死掉了。

大和尚很無奈,因為他不太想離開他的寺廟。可是因為小和尚的關係,又
不得不到苦境去收拾。

那個人對著大和尚拍了拍胸脯,說,好友你放心吧,海殤君一定會拼了
命,保護你的寺廟的。

三百年中,那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稱呼大和尚的時候,自動把恩公
改成了好友。不過大和尚不是很介意,那個人愛怎麼叫是那個人的事情,
他知道他是在叫他就好了。

看那個人說得非常認真,大和尚也點了點頭。

好吧,那就交給你照顧了。大和尚說。

那個人點點頭,跟大和尚保證絕對不會出問題。

於是大和尚就到苦境去了。

苦境的事情很多,大和尚在苦境認識了一朵白色的蓮花,選了一個叫做雲
渡山的地方,轟了很多沒禮貌的笨瓜,也喝了很多好茶。

大和尚忙得沒有時間回到道境去,忙得沒有時間回去看他的寺廟,還有那
個人。

但是大和尚聽說,那個人找到兩個人和他一起住,三個人住在他的寺廟裡
面,也過著平靜的生活。

不知道茶樹還在不在?大和尚偶爾會想。

後來那個人也出現在苦境,也遇到了大和尚。

大和尚說,我的寺廟呢?你有沒有把寺廟照顧好?

那個人說,有啦,我很仔細的照顧,連名字都沒有改,還是叫西丘寺。

喔。大和尚放了心。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不管是大和尚、那個人、或是白蓮花。

那個人的功夫雖然還是很好,可是最後還是死了。

大和尚喝著苦境的茶葉。

雖然味道很好,卻沒有過去在道境的時候,喝自己採的茶來得好。

野生的茶葉不知道還在不在?

他的寺廟不知道還好不好?

大和尚喝著茶,看著藍藍的天,想著藍藍的人。

喝茶吧,梵天。

大和尚說。

創作者介紹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