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魯不得不承認,當年他在星艦學院選擇科系的時候,同樣都是指揮相關的學科,他是刻意避開了領航員選擇了掌舵,就因為他知道自己實在不是那種團隊合作的料,而指揮相關的科目,全都是如果不能掌握人心,就很難做得好的工作,這點讓有志成為艦長的蘇魯一直覺得很煩惱。

 

星聯的慣例是,艦長必定由指揮學科畢業,必須出身於舵手或領航員(兼任戰略官)。他們企業號的艦長是特例姑且不論,其他人怎麼說也都是必須這樣按部就班慢慢爬上來的。如果想要當艦長,就必須畢業於指揮學科,必須成為舵手或領航員。

最終蘇魯選擇了舵手,完全是因為這個職務不需要和太多人接觸,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甚至舵手也沒有自己的辦公室(領航員可是有的),說起來是一個沒什麼實權的位置。

但有沒有實權,從來不是書面上說了算的。在一般的星艦上,艦長和大副通常會分做兩個派系,不一定敵對,但就是隱隱然會這麼分;而船長通常找舵手做親信,大副通常找戰略官(領航員)做心腹,這也是一種權力均衡所產生的狀態——艦長握有實權就不會希望他的手下權力太大,而大副實權不足所以要藉由相對而言比較有權力的戰略官來彌補。雖然不是每艘船都這樣,但這也差不多算是默認的傳統了。

所以舵手雖然沒有實權,甚至還算是個光桿司令,但優勢就在於,成為艦長親信的話,能夠提早接觸更高層的指揮,在艦長身旁見習,對未來掌握自己的星艦是非常有幫助的。而蘇魯覺得,對於不擅長發號司令的自己來說,舵手這個位置,是他邁向自己艦長夢想很好的墊腳石,能夠近距離學習如何發號司令,如何和更上層周旋,如何完成任務,如何掌握一艘星艦。

……只是企業號上完全不是這樣。

在他們企業號上,艦長跟大副自己就成了一派,從權力平衡的角度上來說,這其實不好,容易造成權力壟斷獨斷獨裁的現象,更別提企業號是一艘深空探險艦,艦長與大副聯合壟斷權力,容易造成專斷獨裁、損害艦員權益的現象。當然企業號很幸運的沒有發生這種事,不過那也就是純粹因為幸運而已。

而蘇魯的夢想也沒有因此受到阻礙,因為他們大副的字典裡,似乎完全沒有「身段柔軟」這個詞彙,所以當需要欺上瞞下……呃,需要需與委蛇的時候,寇克首先會找來討論的,通常還是他。某方面來說,也還算是艦長的心腹吧。

蘇魯咬著觸碰筆的尾端,一臉煩惱。

「阿光你在寫什麼?」契柯夫湊了過來一臉好奇,蘇魯把PADD換了個頁面,嘴裡咬著的觸碰筆晃了兩晃,契柯夫就嘟起了嘴:「小氣。」

「就是小氣。」蘇魯咬著筆的時候咬字就有點不清楚,他笑了笑,看起那本已經看過好多好多次的《三劍客》。

企業號正停在MP-726的軌道上,藍汪汪的行星上,海洋範圍超過百分之九十二,幾乎沒有陸地,而優勢種族在海洋裡是半人半魚的生物,陸地上則是像昆蟲……或者說,像是有了腦子和智慧以後的蟑螂。要說浪漫好像也很浪漫,要說噁心好像也滿噁心的,宇宙之大無奇不有,蘇魯漫不經心的胡思亂想。

「你覺得這次會讓誰去收集資料?」契柯夫把行星資料點了出來,企業號上的機器正在掃描行星表面,但海洋阻礙了機器,雖然同樣都是藍色的液體,但這裡的海洋可是硫酸銅的海,雖然碧波無瑕,人類卻不能不穿防護衣就踏進去,這可不是地球的海。

「說不定根本不會下去,這裡對我們來說太危險了,而且他們很明顯也還沒有發展到曲速文明。」蘇魯懶洋洋的回應著,也忍不住點開其中一個螢幕:「硫酸銅的海,二氧化碳的雲,金紅色的天空,褐紅色的陸地,黑色的建築。其實是很漂亮的,就是對地球人來說太危險了。」

「但陸地並不是他們文明的主要核心,他們的高等文明都在海裡。」契柯夫嘀咕著點開螢幕,透明藍色的海洋一片風平浪靜,海底有模糊的影子,掃描卻無法穿透硫酸銅。

「如果我們能搞出透明的泡泡形狀潛水艇,也許能下去看一看。」蘇魯另外點開了其他螢幕,指著其中一個:「你看,他們會製造出各種造型的泡泡來取樂,雖然看不出來這些泡泡有什麼作用,不過起碼在泡泡的範圍內,水是進不來的……啊,他們是兩棲,上了岸就……蟑螂腿,噢。」

「真的耶。」契柯夫湊了過來看。

「你們反應太慢了,」寇克也湊了過來,一臉洋洋得意的笑:「我跟史巴克昨天就發現了,現在輪機部跟科學部正在製造這種造型的潛水艇呢,等做好了就能下去看看。」

「可是我們怎麼跟他們溝通?他們在水裡是魚尾巴,我們要怎麼跟他們解釋我們在水裡還是兩條腿?」契柯夫看著螢幕滿臉苦惱,說著說著卻又忍不住笑了起來:「而且造型還跟他們不一樣,蟑螂腿耶,哇。」

「想辦法不要碰到他們就好了嘛,我們只是遠遠去看一兩眼。」寇克漫不在乎的擺了擺手:「這顆星球還沒有曲速文明,我們也只能在旁邊看看啊。」

「其實應該連下去都別下去吧。」蘇魯忍不住笑著吐槽。

「都出來了,不下去看看誰忍得住。」寇克眨眨眼,笑得很壞心眼。

「上帝保佑我們的艦長和大副。」蘇魯故作正經:「雖然MP-726上沒有星際飛彈,但我還是隨時都要擔心是否會有其他星艦飛過來撞我們,在企業號上,不管是內勤還是外勤都危險得要命。」

「不然怎麼說我們是最好的呢,」寇克看起來一百萬個樂意和蘇魯練瘋話,他興致勃勃的搭著蘇魯肩膀,比硫酸銅海洋還要藍的眼睛笑成兩個月牙的形狀:「高風險高壓力才有高成就,比方說我們的舵手先生,即使有一連的克林貢飛船撞過來,肯定也能毫髮無傷的帶著大家逃生。」

「真有一連那麼多的克林貢飛船,我就把企業號開進底下的硫酸銅海裡去。反正硫酸銅對企業號完全無法造成傷害。」蘇魯胡說八道的時候看起來總是會特別正經誠懇,契柯夫在一旁笑個不停,皮膚白的人總是特別容易臉紅,所以他笑成了一顆紅蘋果,被寇克忍不住手癢了捏了兩把。

「我准了,到時候你就飛進去,小心不要撞到裡頭的人魚。」寇克縮回被契柯夫拍開的手,笑得一臉豪氣。

「報告艦長,這難度太高,咱們還是回頭跟克林貢飛船火拼吧。」蘇魯說。

「絕對禁止陣前退縮,違者要跟蟑螂人結婚。」寇克指著螢幕。

「你還是砍我頭吧,這和地球人的審美觀相去有點太遠。」蘇魯伸出手,把某個螢幕畫面拉近:「還是我們的曲速羅密歐詹姆斯寇克艦長,要來示範一下如何在審美差距這麼大的前提下,與MP-726上的雌性智慧生物共譜一段星際戀情?」

「噢我可名草有主,」寇克吐吐舌頭,一臉戲謔的做了個鬼臉:「大家都知道我已經跟某個半瓦肯發生了既不純潔又不尋常且匪夷所思的感情,我們結黨營私壟斷企業號最上層政權,逼迫大家成為我倆忠實的手下……」

「吹吧你,這張臭嘴能不能偶爾不要跑馬?」剛剛踏入艦橋就聽到寇克滿嘴胡扯的麥考伊哼了一聲,伸手抓住艦長的肩膀:「來我們剛剛把登錄這個星球可能會用到的疫苗準備好了,要下去的人跟我去打針。」

寇克的臉立刻就垮了下來。

「又打針。」他愁眉苦臉的抱怨:「老骨頭你上輩子一定是蜜蜂,虎頭蜂那種,尾巴不帶倒勾的,整天除了扎人之外就沒有其他興趣。」

「你如果真這麼想,我也可以把無針注射器換成有針的,就專門拿來扎你一個。」麥考伊笑得露出牙齒,像盯住獵物的老鷹:「你不說我可真沒想到,臭小子,你難得給我出了個好主意啊。」

「啊我知道,艦長這個就叫自己找死對不對。」契柯夫歡快的發表評論。寇克裝模作樣的用哀怨的眼神掃了領航員一眼,蘇魯笑咪咪的坐在椅子上看戲。

「艦橋上現在有誰在?艦長在不在?」通訊頻道裡傳來史考特的聲音。

「在啊史考提什麼事?」寇克伸手按下舵手席的通訊按鈕,肩膀一扭一扭的想逃開麥考伊鐵鉗似的爪子。

「潛水艇做好啦,照吩咐是三人座,漂漂亮亮的透明大泡泡。」史考特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背景還有點乒乒乓乓的雜音:「誰要和這個漂亮寶貝一起下水去?」

「操作問題怎麼解決?」寇克扭了半天扭不開,於是轉頭改用狗狗般的眼神看著麥考伊,可惜後者絲毫不為所動。

「微型操作面板,可以拿在手上的那種。所以功能很陽春,你們下水的時候最好小心點,我會留在傳送室,一有問題就喊我。」史考特說。

「史考提,小尖在你那裡嗎?」寇克又問。

「在啊,他在熟悉操作。」史考特回答。

「叫他也上來,又要打針了。」寇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我真討厭打針。」

「艦長,進入陌生星球前,接種疫苗是必要的行為。這些疫苗經過科學組的分析,都是可能讓外勤人員免於被行星病毒傷害的措施,討厭無針注射器這種情緒在星聯軍官這個階級上,顯然是不合邏輯的。」史巴克的聲音也傳了過來:「以及,微型操作器使用起來相當繁瑣,我建議此次外勤任務成員必須包含蘇魯上尉。」

「那蘇魯,這次你也一起下去。」寇克拍拍蘇魯的肩膀。

「是,艦長。」蘇魯點點頭。

「等會醫護室見,寇克完畢。」寇克結束了通話。

「蘇魯比你乖多了,起碼他打針從來不叫,學學人家。」麥考伊抓著寇克的肩膀就往外走去。

「我那可不都是因為你打得太用力了………」寇克跌跌撞撞的跟了出去,蘇魯起身,跟著往醫療室走去。

 

 

 

 

 

創作者介紹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