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來說,這個是夢。可是因為夢實在很有趣,目前打算一邊想設定、一邊準備寫;大綱當然就是夢的過程囉~不過因為自己的坑實在太多了,所以應該都會慢慢來吧~反正我不急XD

很有奇幻風味。

夢裡我是個男的,身分很奇妙的是「炎帝」的兒子。
不過這個炎帝跟中國傳說的炎帝是兩回事,
夢裡的世界是二分的,一方是殘忍暴虐炎帝統治的國家,
另外一邊是崇尚自由的國家(沒有領導人)。
身為炎帝眾多兒子之一的我,名字叫做「炎隸」。

好像是因為不滿自己父王的暴虐所以出走,在自由的國家遇到兩個同伴,
一個叫「昆弟」(女),另外一個形象很模糊,好像是男的,不過我忘記了。
只記得一開始介紹的時候他們都被名字嚇到,我很慌張的說自己不是姓「炎」,
是姓「言」。

跟著兩個同伴到處去冒險,我記得夢中的交通工具長得跟風之谷的飛行工具很像,
那個國家主要都是水,大半時間我們都在水面上的晴空飛行,聊天,
其實說是冒險,比較像是自由業的旅行藝人。
我還記得我們去了一個風與木之國,
那個國家大半領土都是樹,人民生活在樹上,個性很豪邁,對火很排斥,
第一次聽到我的名字的時候也起了厭惡感,但隨即在解釋之下對我友善。
在那個國家聽到對炎帝豪不保留的厭惡和批評,
發現對這個國家來說,火焰是很讓人討厭的東西。

我記得整個夢裡我都很擔心自己的身分被發現,每天都提心吊膽,
因為我是捨棄了自己的國家逃到別的國家的,幾乎是沒有地方可以回去,
更害怕被拒絕,根本不敢想像自己兩個同伴要是知道自己的身分會怎麼想,
害怕從他們眼裡看到恐懼跟害怕。

整個夢我都在害怕,那種恐懼的感覺異常清晰,還有,
完全沒有歸屬感的感覺。
因為炎帝的國家是建築在陸地上的,另外一個國家的交通以飛行為主總是讓我感覺很害怕
提心吊膽,一直害怕著跌落。
不過同伴很好,總是緊抓著我,給我鼓勵和勇氣...^^

記得我一直偷偷喜歡昆弟,他是個超爽朗的女生,長得很少年,身材也少年(汗),
可是對人很好,也會安慰我,雖然偶爾會嘲笑第一次離家的我XD

後來昆弟跟另一個同伴生下一個小孩的時候我有點失落,
不過夢裡的我是用狂歡的方式掩飾自己的失落,
我們三個人乘飛行器在晴空萬里的海面上又叫又笑,尖聲大笑,
而我堅持昆第孩子的名字要讓我取...
最後取名叫做「昆晴」,紀念在晴天出生的孩子。
我記得我飛一飛一直很想跳海,因為真的很失落...XD
不過昆弟飛一飛會來抓我,所以我還是努力維持正常的跟他們一起笑。

然後最後模糊的閃過一個念頭,
用「晴」這個字取名,會不會被他們發現我來自火焰的國家?
因為這個國家很少用到這個字,而炎帝的國家很常用到這個字。

總之呢,夢裡的狀態好像是因為我們遇到了火焰國家來搗亂的人,
為了趕走他們於是使用了只有同樣是火燄國家的人才會用的法術把他們打跑了。
趕走對方以後我根本不敢回頭看,怕看到自己不敢看的。
兩邊都陷入沉默,很久很久。

最後我鼓起勇氣回頭看,卻看到凝結在他們臉上的驚訝表情,
還有,那一點點的厭惡。

張開嘴我想解釋,卻發現自己的喉嚨好像卡著沙,啞啞的,
什麼都說不出來,最後說出來的,只有「我...」和「對不起」。
然後就落荒而逃。

一直飛一直飛,飛到我終於筋疲力竭才停下來,
躲近某一塊土地的角落自己偷偷哭,哭到累了才睡。
隔天起床後本來不想吃東西,可是又因為很渴,就去喝水。
跑去躲起來的附近剛好有顆樹,雖然上面的水果其實不好吃,
可是至少能吃。

就這樣把自己縮著躲起來,躲了多久不清楚耶...
一個多月吧?每天生活都是睡覺、醒來去喝水吃水果、
醒著的時間就是回想過去,可是想一想都會哭出來,通常哭累了就睡了。
(男生耶...^^|||||)

某一天出去以後回來,居然看到昆弟抱著兒子,跟另一個同伴站在我的飛行器旁邊。
看到我回來他們想往我這邊走過來,可是被嚇到的我只想往後逃跑,
還跌進水裡。

後來是昆弟上前拉住我,好像想跟我解釋些什麼,
可是慌張的我什麼都聽不進去,一直想說對不起,可是因為一個月沒說話,
開口的聲音又粗又難聽,越開口我就越慌,越慌就越想跑,
最後是昆弟她老公抓住我。

昆弟還是一樣的先嘲笑我,說我一點都不像火焰國家的人,
然後很生氣的責怪我為什麼要說謊騙他們,問我還有什麼沒說的。
可是我只是一直發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心理真的感覺很害怕,巴不得他們乾脆殺了我好了,為什麼要這樣責怪我?
為什麼要破壞我少數的美好回憶?我只是想安靜的過活,遠離火焰國家,
為什麼要逼我?)
然後昆弟又說我真的很不像男人,問我有沒有什麼目的。

這個至少我回答得出來,反正就是拼命搖頭。
然後昆弟用責怪的語氣對我說因為他們發現我,所以炎帝派了很多人到這個國家,
把這個國家弄得一團糟,說是要找我。

我知道回去就是死,不過炎帝對外說只是要把逃家的王子找回去,
昆弟問我要怎麼辦。
昆弟的表情看起來很困擾,我知道他很不喜歡火焰國家的人來這邊打擾他們。
所以我說我要回去,然後看見昆弟明顯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縱然回去就是送死不過也無所謂了,那時候我這麼想著。
不過腳還是因為害怕而發抖,走不太動。
昆弟的老公把我抓到他的飛行器上一起飛,到了兩國交界,
他們把我交給那些士兵。

被士兵架著我回頭問昆弟,孩子要改叫什麼名字呢?
昆弟沒有回答我。

然後場景就跳到死刑場,火焰國家的死刑是淹死。
我被綁著大石頭丟到水裡,看著往上冒的水泡,我滿心害怕死亡。

然後就死了。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XD
很無聊吧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