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哥馬利.史考特是個粗心的人。

 

坐在史考特身後不遠處的欄杆上,蘇魯用腳尖輕輕踢著軟球訓練穩定性,一邊心不在焉的這麼想著。

 

這並不是說史考特在工作上粗心。事實上,對輪機長的工作,史考特是個吹毛求疵的人,就連一點點一點點最細微的瑕疵都不允許,企業號上的機械安全檢查標準,是全星聯最嚴苛的。就算這樣,史考特還總是發脾氣,覺得做得都還不夠好。

 

這個粗心,說的是他日常生活,或者說,是人際關係上的粗心。

 

機械發出轟鳴,史考特把手上的扳手扔到地板上發出好大的聲音,昆塞爾在史考特旁邊搖了搖頭,史考特看起來有些生氣的吼了些什麼,昆塞爾伸手拍拍他的後腰,有意無意扭過頭來看了蘇魯一眼,螃蟹似的黑色眼睛轉了幾圈。

 

腳尖踢著的軟球一個不小心踢得遠了,蘇魯拉著線把球收回手中,重新開始踢。

 

從他們開始交往到現在大概有多久了呢,大半年了吧,蘇魯一邊踢著球,一邊看著史考特又開始到處跑的身影,仍然坐在欄杆上,數著踢球的次數。

 

他們是從吵嘴的朋友變成床伴,又從床伴變成情侶的交往關係,史考特一直都沒什麼變,都是只關注企業號、只關注那些輪機長該做的事的人;就算現在說是情侶關係,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你看,就像蘇魯已經在這個欄杆上坐了半個多小時,史考特也像不知道似的,連一次都沒有轉過頭來看他,只是一直忙著自己的事情,忙得不可開交。蘇魯踢著球,偶爾和路過的艦員聊聊天,有一兩個女孩子為他打抱不平,說冷落了情人是輪機長不對要替蘇魯去說說什麼的,都讓蘇魯笑著擋了下來。

 

他就喜歡史考特這樣的粗心大意。

 

蘇魯自己知道,其實自己是很愛撒嬌的。如果可以的話,想要膩著某個人,想和對方整天在一起,想要鬧點小脾氣想要說些沒頭沒腦的話,可總只是想想而已。那麼長那麼久以來他都習慣了低調,習慣當個成熟穩重的人,習慣笑著面對這個世界,習慣和所有人都保持一段距離,習慣醒來的時候還要花一分鐘去想一想現在自己人在哪裡。

 

已經習慣的事情,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改過來的。蘇魯知道自己的心情,雖然想要撒嬌,卻又害怕撒嬌。要是撒嬌被發現了,或者對方其實不能接受,那不是很尷尬嗎?

 

所以像現在這樣,有一點距離、對方知道自己在這裡,卻因為沒有回過頭來而可以讓自己肆無忌憚的做什麼都可以的狀態,對蘇魯來說簡直不能夠更滿意了。他可以踢球訓練反射神經的穩定性,可以踢膩了拿起PADD看看小說,可以傳信件和其他人聊天,可以毫不客氣的盯著史考特看,或者不看。

 

什麼都是光明正大的,也什麼都不必解釋,就算有人問他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因為是情侶關係,所以理直氣壯的回答「就看看史考特」也沒有問題。而史考特雖然知道蘇魯在這裡,卻因為在人際關係日常生活上這麼粗心的緣故,根本不會想到要過來找他說話,或者問幾句,或者閒聊或者其他;工作的時候,史考特心裡想的就只有工作而已,他若不是因為在人際關係上粗心大意得幾近無禮,又怎麼會仕途如此不順,明明是個天才卻被一路踢到織女四星去冷凍呢。

 

這麼粗心大意的傻瓜工作狂,不知怎麼的卻讓蘇魯覺得剛剛好。

 

機械再度安靜下來,運轉的聲音重新變得溫和,像演奏一首交響曲。蘇魯持續踢著球,已經數到兩百七十二。

 

然後有腳步聲靠近停下來,蘇魯扯線把球收回手心裡,抬頭看停在他面前的史考特,臉上泛起淡淡的微笑。

 

「我現在要去寫報告了。」史考特臉上還沾著機油,眉毛上黑黑一塊卻沒有發現,蘇魯注意到他的制服上也髒兮兮的,蹭得都是灰和油,當事人卻毫無所覺:「你也來嗎?」

 

「我害你的那份報告嗎?」蘇魯跳下欄杆,笑嘻嘻的背著手,站在史考特身旁,看他滿身髒兮兮,看他皺起鼻子哼了一聲。

 

「當然不是!那份我早就交出去了,現在是要寫別的。」史考特伸手,把蘇魯放在背後的手給抓到了自己手心裡,連那顆軟軟的球也一起握住:「蘇魯先生你都幾歲了啊,還玩球?」

 

「叔叔不懂的啦,這是在訓練,不是在玩。」蘇魯乖巧的讓史考特握住他的手,半垂眼簾輕輕的笑。

 

「你來幫我想要怎麼從大副手上多拿一點預算。」史考特扯了扯蘇魯的手,語氣略略不悅起來:「還有該怎麼保護我們自己的技術,別那幫滿腦子只想打仗的王八蛋偷走了我的創意。我們是探勘鑑,可不是戰艦。」

 

「你這是說,要我幫你想辦法,背叛星聯嗎?」蘇魯明知故問的笑得露出了牙齒,聲音唱歌似的輕快跳躍。為了表示自己的迷惑不解,他還故意動作很大的眨了幾下眼。

 

「才不是背叛,你這一肚子壞水的小鬼。」史考特翻了個白眼,握著蘇魯的手就往自己辦公室走去:「這是為了讓他們不要把尖端科技拿來當成武器用,那些該死的魚雷你都忘記了嗎?」

 

「好吧,總之就是要欺上瞞下,我還得幫你想辦法從大副手裡摳預算出來給你維修改造,然後給我找麻煩,對吧。」蘇魯歪歪頭。

 

「這對你來說很簡單嘛,就幫我這個忙吧。」史考特笑了兩聲把門打開,拉著蘇魯一起進去他辦公室。

 

「撒謊很累的啊。」蘇魯說。

 

史考特給了他一個特大號白眼,蘇魯就低聲笑了起來。

 

「快點來幫我想。」史考特推了蘇魯的肩膀一把。

 

「你先寫底稿,我再幫你修。」蘇魯推著史考特去桌前坐下,自己則趴在史考特背後,下巴抵著對方肩窩,懶洋洋的蹭了蹭他的臉頰。

 

「好吧好吧,該死的報告。」史考特抱怨了一聲,拿起PADD一臉苦惱:「你別把全身重量都壓在叔叔背上,我老腰老腿的禁不起你的體重哈。去拉張椅子來坐。」

 

「壓斷了你的背就去。」蘇魯笑嘻嘻的回嘴,史考特啐了一聲,就打起了報告。

 

蘇魯趴在史考特背上,不管對方制服上還有一大堆髒污和油漬,半瞇著眼睛,心不在焉的微笑起來。

 

史考特不怎麼會發現這是在撒嬌,他只覺得這是蘇魯在胡鬧,而這種粗心大意的距離,對他來說剛剛好。

 

蘇魯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