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outube.com/watch?v=M7C95m20VvE

這是網址,可以自己點進去看。

因為這篇演講稿實在是太棒了,所以忍不住就手打了一份,算是自己的存檔吧XD

 

 

紐約市長 Bloomberg 呼籲同志婚姻合法化

 

 

今天我們在這創新的學術大樓,也就是Cooper Union始終前瞻、進步的象徵,我們一前人傳統聚集在這裡,將討論與本國、與紐約密切相關的一個重大議題:「政府該允許同性戀者結婚嗎?」

這個問題攸關我們國家、我們城市的核心價值。紐約身為同志平權運動的起源地,這個問題早該於四十年前在此獲得解答。回答問題前我們必須先從日常政治爭辯的陳腐、偏見中抽離,進而深思帶領我們進步的原則。自從美國建國以來,自由、民主、平等的原則,激勵了世世代代的美國人,進而擴展了我們公民圈的範圍。建國之初,非裔美國人深受歧視束縛,紐約天主教徒無法擔任公職,窮人沒有投票權,女人不能投票也不能擔任公職,甚至在某些地方,同性戀是可判死刑之罪。經過歲月洗禮,法律對自由平等的限制一一被克服了,透過戰爭、議會、或者法院等途徑,在我們的歷史中,每個美國人承接了一代一代擴展的自由,我們也破除了阻礙實現美國夢的藩籬,每一代的人都幫助了我們國家踏出新的一步,讓美國更接近屬於全體國民的完美聯邦。

這是美國的歷史,也是自由的進行曲,更是一趟永不停止的旅程,這也就是我們聚集於此的原因。立於我們面前的下一個巨大障礙,就是對同性聯姻的禁令。你可能想問: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是紐約?

我相信二者皆可自石牆酒店談起。四十二年前石牆酒店爆發同志抗議時,紐約和大多數其他州一樣,同性戀仍是法律明定的犯罪行為,一對同性情侶可能會因為在家中從事親密行為而被關好幾年。身為在那時代成長的人,我們之中許多人仍記憶猶新。身為同志同義於生活在恐懼之中:被警察騷擾的恐懼、被公開羞辱的恐懼、在工作場所被歧視的恐懼、還有對於肢體暴力的恐懼。這些恐懼,今日仍存在於某些地方,但自「石牆暴動」以來,我們國家已經進步了許多。

兩位處於忠誠關係的女性,在今日可能會在親友面前舉行婚禮,然而數年前他們必須對親友隱瞞;兩個長期交往的男子,在今日他們可能會去收養孩子、組織家庭,然而數年前他們連想都不敢想。

以上兩者都是有可能的情況。因為已經有成千上萬勇敢的人,冒著一切風險出櫃、發聲。因為他們的作為:因為他們形成組織並進行抗議,因為他們對親友乃至於對鄰居的坦誠相待,因為他們站出來爭取權利,為爭取平權而舉辦遊行、參選公職,美國最高法院已經判定任何同性聯姻的禁令違憲。已有超過二十州明令禁止歧視性傾向,而今年開始,任何愛國男女皆可為國軍效力,而不必隱瞞同志身份。我們應向人權先驅者致上深切的感激,儘管爭取同志平權的道路來日方長,但毫無疑問的,我們已經熬過了轉捩點。

今天,大多數美國人支持平等的婚姻、婚姻的平等,越來越多年輕人對於婚姻平等的看法,雷同於六O年代青年對於黑人公民權力的看法;六O年代的非裔美國人終獲平等的公民權,他們成為選民的多數方,而他們通過符合他們價值的法律、選出能代表他們的總統。

這不是「如果」的問題。這是「何時」的問題。

每個紐約譯員該問問自己:你想成唯一個捍衛公民權利的領導者嗎?或是干預者?請記得:在通往自由平等的道路上,歷史絕不會輕易忘記這些阻撓者。在廢奴議題是如此、在墮胎合法化是如此、在爭取婦女投票權是如此、在勞工權益上、在黑人公民權上……在同志婚姻合法化的議題上,也不會有所不同。為什麼是現在?

因為現在該輪到我們捍衛平等了。現在我們該讓自由更邁進一步,現在是我們仿效前人大膽與勇敢的時候了!這是我們該帶領美國人權向前進步的時代!

同志人權運動發源於此是很恰當的,因為紐約客總是站在人權運動的最前線,致力於拓展、保障美國人的自由。在開國元老明智決定政教分離的好幾年前,紐約公民領袖早已向殖民母國要求信仰自由;林肯簽署解放黑奴宣言前的好幾年,許多紐約客包含貴校創始人Peter Cooper—早已堅決反對奴隸制;在修憲保障婦女參政權的前好幾年,紐約客早已協助婦女選舉權的運動;在1964年通過公民權益法案的前好幾年,紐約客扮演了終止種族歧視的核心角色。

所以紐約現在為何要帶頭爭取婚姻平權?因為我們一直以爭取自由為己任,我們也一直以身作則。沒有其他地方比紐約更致力於保障言論自由,無論是宗教、藝術、政治、社會、或者是個人言論,沒有其他地方比紐約更歡迎所有人,無論他們種族、性向為何。而這是讓我們與眾不同的地方。

在我們的城市,我們不羞於真實呈現自我,我們驕傲地做自己,我們接納真實的你,讓你成為你要的樣子!這,就是紐約的精髓,這就是紐約之所以能夠成為各種背景、性向的人的避風港,進而磁吸有天賦、才華的人,這也是紐約成為美國經濟引擎的原因,還有成為世界最棒城市的原因。

紐約光榮的延續、與否,操之在我們。在其他州認同同志婚姻權力的時候,我們不該袖手旁觀,否則握們將背叛歷史,和我們的公民價值,乃至於傷害到我們在全球經濟上的競爭力。

這是個民主原則的議題,但無疑地也會影響到經濟層面。紐約市最自由的國家中最自由的城市,但自由,並、不、會、在時間洪流中就此凍結,如果紐約要維持最自由的城市、維持經濟的活力與創新,我們,必須在此引領議題,正如我們引導其他的基本公民權力議題。

與那些尚未支持婚姻平權的州議員交談時,我察覺出他們當中許多人正在從靈魂中尋找答案,他們常常深陷天人交戰;如同我們所有人,他們也有身為同志的親友、同事,他們一定有認識深愛彼此的同性戀人,許多同志也是慈愛、盡責的家長。那些議員知道同志們渴望得到與異性戀相同的平等對待,那些議員也常聽到家人尤其是孩子這麼說:「這是一個公民權利的議題。」我希望那些議員能仔細傾聽孩子們的話,讓孩子們為自己的遠見,及勇氣,感到驕傲。

我知道有些州議員現在正在尋找宗教的指引,但這不是「宗教議題」,這是「公民權利的議題」!即使Albany在紐約提出同志婚姻法案,也不會有任何教會將被迫去執行或批准同志的婚禮,這就如同其他認同婚姻平等的州一樣。有些宗教團體願意舉辦同志婚禮、有些則不會,這是他們的權利。我絕對尊重對此議題有不同看法的宗教領袖,但政府不會在這之間選邊站,絕不!

身為一個個人,我們可以是禁止離婚、節育、用酒精的宗教的成員。但身為公民,我們不該把這些禁令強加於社會。我們可以自由信奉托拉、新約、可蘭經、或者其他,但在公民社會,我們公眾的信念,存於「美國憲法」之中。包含定義憲法的信條,以及保衛條件,還有引領進步的種種價值。

身為民選領導人,我們並不向單獨的信條或單獨的教會負責,而是向所有公民負責。我希望多數議員都能瞭解:支持婚姻平權不只合乎我們的公民原則,更合乎保守的原則。

保守派認為政府不該侵犯人們的個人生活,而你愛上誰,根本、不干、政府的事;保守派也認為,政府不該阻擋自由市場和私人關係,只要兩方立下合意的契約即可,而婚姻,正是如此!婚姻正是兩個成人無論生病、健康,都誓言互相支持所立下的法律結合。否定某一類人立下結婚契約的權利並不符合利益,相反地,危害了國家利益!婚姻一直是穩定家庭、社群的力量,因為婚姻培養了責任感。這也是保守派倡導婚姻的主因,這也是為什麼婚姻平權能促進社會和諧,也能促進健全的伴侶、親子關係。

現在很可悲的是,同志伴侶的孩子經常問父母:「你們幹麼不像我朋友的父母一樣結婚呢?」這是個令人心碎的問題。「人人生而平等」是美國的核心原則,人人皆有平等的生命權、自由權、乃至於追求幸福的權利,而這就是「美國夢」!但對於同志伴侶來說,結婚,仍然還指是個「夢」。

事情簡單明瞭。我們應對同志、異性戀婚姻平等對待,而這種平等必須擴大到同志有權領取結婚證書。現在可能有人會問:「何不給予同志民事結合就好?結婚必要嗎?」這是個合理、坦白的問題,但答案無可迴避。很久以前,美國最高法院早已宣佈:「種族隔離而平等」根本、不、平等。Plessy v. Ferguson提起訴訟六十年後,最高法院才得出不得對非白人差別待遇的結論,但正義終於佔了上風。最高法又花了十三年,否決了跨種族通婚禁令;在這之後的三十六年後,同性戀關係終於除罪化。

爭取平等包容的步調有時候是慢的,但從不止息!建國之初,人權法案通過後,憲法對自由的保障已更加寬廣、強大,我們的法律對於種族、國籍、性別、性取向,也越來越中立。無法阻止的進步性是我們憲法系統的先天優點,事實上,我們曾無暴力地進行重大的社會變革,因為我們追求改革的精神早已存於憲法之中。我們不需要推翻國王!我們只要堅持自己的理想。

在接下來的幾周,我將盡力說服我們的議員,請他們眼光放遠,仔細思量自己的歷史定位,並想想自己要給孩子一個怎樣的世界。我強烈認為,同紐約客公開討論、辯論這個議題,議員們也應該這麼做。

這、就是「民主」!

民主的精髓就是公眾辯論及公眾投票,紐約客有權知道他們選出來的官員的立場,我們應該進行投票,就在這一次的會期之中。

我對這個議題如此熱情並決心推動改革有個原因,「我看到了現狀所引起的痛苦。」而我不為此辯護,當我遇到我的紐約客朋友、當我跟我的同志朋友、同志幹部聊天,或當我注視我姪女的雙眼時,我無法告訴他們政府禁止同志婚姻是正確的,我沒辦法說,同志不適合結婚,我沒辦法說,同志有民事結合就夠了。

在我們的民主中,「接近平等」就是「不平等」!

政府可以平等對待每個人,或者不,而現在正是處於沒有平等對待的狀況。今晚,兩個處於忠誠關係中的紐約客,將回家做飯、跟孩子做作業、陪著孩子上床睡覺,他們極想結婚,不是為了結婚證書那張紙,也不是為了結婚典禮、喜宴、或是新婚蛋糕,而是為了讓社會承認他們所許下的終生的承諾。這承諾與異性戀的一樣彌足珍貴、絕非次等的。他們希望得到承認不只是為自己,更是為了孩子。他們想讓孩子知道:他們的家庭和其他家庭一樣,是健康、且合法的。

想在社會上有平等地位的渴望是非常有力量的,這渴望促成了自由保障的非凡進展,它從未被打敗、它「無法」被擊敗,在爭取婚姻平等中,它也「將、不、會」被打敗!

我們不該退縮到已經消逝了的過去,我們不該在時代的浪潮中退縮,我們不該剝奪這屬於所有人的自由!我們該在此時實現,四十二年前在石牆酒店所引爆的夢想,讓成千上萬的同志正式成為美國大家庭的一員,並且在開國以來這條激勵人心的美國路上,邁開這下一步!

我們可以合作過這項法案,讓所有的紐約客都有權走上紅地毯,讓我們的州、我們的國家更臻完美,這是我們必須做的事,而且我們該立即行動。

我們是美國人,而這就是美國價值所在。

謝謝。

 

 

 

 

--

我個人認為,這份演講稿寫得非常精彩,完全體現了所謂的「民主」、所謂的「平等」的精神。

聽說他所提案的同志婚姻合法化已經通過,恭喜市長。

我覺得,要明白什麼是所為的美國「自由、民主、平等」的精神,這份演講稿可以認真的看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