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過,人生就像下一盤棋,有人贏,就會有人輸。雖然真實的人生不像下棋這麼簡單,但大致上是差不多的,差別只在於人生無法數出誰贏了幾子、誰輸了幾目。

就像現在站在白馬渡口吹風的他,總覺得風有點冷,而天黑得太快。

一千多年以前,這裡發生過很大的戰爭;那時整個神州大陸都在戰火中被焚燒,三方人馬在赤壁相遇,燃起驚天動地的大火,將歷史的新頁燒開了一個大洞,從此歷史一去不回頭,像東去的江水,不捨晝夜。

他死在那一場戰役裡,且名字不會被史冊紀錄。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士兵,歷史上他所屬的這方在赤壁之戰中大敗虧輸,連帶的使他也成了戰敗的這一方,但是,實際上他連自己到底是被誰所殺、被誰所敗都不明白。若非死後靈魂因為困惑而留在世上,存留了一千多年、看盡了一千多年的風水輪流轉,他也不會知道那日的戰役中自己是屬於戰敗的一方。

然而誰勝誰負?曾經贏的人後來依然失敗了,開創了一個新的王朝的那人,後來又被其他人推翻,勝負的輪轉很慢,但對他這個擁有無限時間的鬼魂來說,勝負的流轉又快得太讓人暈眩。

「欸,鬼。」一個聲音在他背後響起,他回頭,看見一個道士。

「你在這裡多久啦?」道士看他回頭,客客氣氣的問了一聲。

「嗯,你生前是誰在位?」大概是因為他一臉茫然,所以道士又換了個問法。

漢天子,不過當時,曹操挾天子令諸侯,百姓們的生活,過得很糟。他回答。

「一千多年前的鬼魂嗎?」道士輕嘆,抽出了一把桃木劍,劍尖朝他:「在這裡這麼久累了吧?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走?」

他看著道士,這一千多年來有好多人也對他這麼說,也想收服他,可是都被他擊退了,他不想離開這裡,不想離開渡口、不想離開赤壁;雖然他死在這裡,雖然這裡的風很冷,可是他喜歡這裡,喜歡自己所處的那個時代,喜歡那個一片混亂的朝代。

道士的桃木劍劍尖發出紅光,這是一把不錯的劍,他瞇起眼睛這麼想。

他張口,一顆鐵灰色的內丹從他口中飛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和道士桃木劍上的紅光撞在一起;道士向後飛去,他則是將內丹重新吞回,又冷冷的看著渡口,看著那些奔流的波濤。

他並不覺得自己贏了,正如他不覺得魏國輸了。

他只是站在渡口站在赤壁,看著歷史隨著江水的嘩嘩聲翻頁。

只是如此而已。



--

因為是即興創作,所以寫得很沒頭沒尾,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m811211 的頭像
cm811211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