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會愛她?」地點陰川,時間黃昏,人物蝴蝶君與寇刀飛殤。後者坐在椅子上,看蝴蝶君忙碌的吩咐這個吩咐那個,叫他的愛蝶們務必要將訊息帶到、務必要將贖夜姬的一舉一動報給他知,一邊打著驚天動地的大噴嚏。然後淡淡提問。



做朋友這麼多年,從蝴蝶君還是一個小小孩的時候他就認識蝴蝶君了,一直到現在,縱然蝴蝶君已經是一個名震北域的殺手,在他寇刀飛殤的眼裡,那個在滂沱大雨中哭泣的孩子還是沒有改變。從刀都拿不穩,到現在家喻戶曉的蝴蝶斬,蝴蝶君一路走來,寇刀飛殤看得最清楚。

「哈啾!…就是愛,這還要理由嗎?」蝴蝶君頭也不回的回答,順手從石桌上抽了一張衛生紙擤鼻涕。從那天知道贖夜姬的地址以後到今天,不但自己親身報到,還派出眾多蝴蝶徘徊在浮光掠影附近,說好聽是楓樹配蝶影給贖夜姬解悶,說難聽就是派蝴蝶監視滿足自己的私心。禮物問候一樣不缺,卻只惹來贖夜姬的閉門羹。

「如果她會殺了你呢?誰都知道黃泉贖夜姬殺人不眨眼。」寇刀飛殤淡淡的問,然後把茶水拿得離蝴蝶君遠一點,避免被口水波及。

「沒有關係啊。」蝴蝶君用力的又打了一個大噴嚏以後終於回頭,在昏黃的夕陽下淡淡一笑:「我不介意。」說完,又回過頭忙自己的,似乎認為自己紅著鼻頭的樣子不夠帥氣。

「可是我介意。」寇刀飛殤不贊同的皺了眉:「鐵兒,你喜歡的,到底是那個女人、還是她的力量?你從來都喜歡把自己往死裡推,那樣有讓你心情比較好嗎?你是蝴蝶,不是飛蛾。」

寇刀飛殤的話讓蝴蝶君稍做停頓,沒有回頭,也沒有動作。蝴蝶君靜靜的坐著,蝴蝶在他身旁飛舞,一瞬間沉默得好像時間忽然停頓,寇刀飛殤也不急,起身到蝴蝶君的房子裡拿了一盞燈默默點亮,等蝴蝶君的回答。

火才剛剛點起來,蝴蝶君就迅雷不急掩耳的把燈火給捻熄。面無表情的看著寇刀飛殤,蝴蝶君顯得很不輕鬆,一點也沒有平日粗枝大葉、荒唐笑鬧的模樣。

「我不知道。至少,現在我回答不出來。」蝴蝶君冷著臉:「還有,不要叫我鐵兒,我討厭那個名字!」那段不願意想起來的回憶,那些痛苦的記憶,早在他終於決定離開的時候他就想斬斷這一切,為什麼寇刀飛殤總喜歡在他脆弱的時候叫他這個名字?他是蝴蝶君,不是滬鐵兒!

「沒有丟不掉的東西,沒有忘不掉的過去。滬鐵兒,你最好記得,不管是怎樣的過去都不會過去,除非你認真的去面對!」寇刀飛殤的語氣也變得冰冷,夜幕低垂,沒有點燈的戶外一片黑暗,除了天上的月光之外他們之間什麼照明也沒有,看不到茶具就沒辦法泡茶,寇刀飛殤對連在這種時候還要小氣的蝴蝶君有點不滿。

「我不要!」蝴蝶君忽然孩子氣起來:「過不去就算了,那又怎樣!我就是喜歡贖夜姬,我就是愛她,那又怎樣!?」

「不怎麼樣!我只是要你確定你自己的心情,你愛的是人還是力量?」早已習慣蝴蝶君的脆弱與任性,明白蝴蝶君逃避的習慣,但是寇刀飛殤不認為這樣的蝴蝶君能夠認真的擁有愛情。

「我愛的當然是她!是贖夜姬!我愛的不是力量!如果我要力量,那我幹麻不去愛素還真、不去愛北辰元凰,為什麼偏偏愛上贖夜姬?」蝴蝶君歇斯底里的站了起來大吼:「世界上有力量的人那麼多、有力量的女人那麼多,我就是去愛那個妖后不也是愛上力量?!可是我又不愛那個女人!」

「那又怎樣?」寇刀飛殤表情不變,漠然的回答:「蝴蝶君,不要整天想著殺死你自己,活下去才能擁有某些你想要的東西,自己不敢死就要透過別人來殺,你有點骨氣好不好!」然後,不屈不撓的重新把油燈點亮,寇刀飛殤訝異的透過燭火燈光,看見蝴蝶君臉上的狼狽表情。

「不許看!」一揮手把油燈打翻熄滅,蝴蝶君恨恨的說:「看我醜態百出很好玩嗎!?寇刀飛殤,也許我當初最大的錯誤就是開業的時候沒有把你宰了!」

「不要惱羞成怒,鐵兒。」寇刀飛殤不為所動:「不要耍小孩子脾性,你已經夠大了。」從過去到現在,這種孩子一樣的脾氣怎麼死都改不了啊?寇刀飛殤輕輕嘆氣,說到底,蝴蝶君找的到底是個愛人,還是一個母親?找一個明顯比自己強那麼多的女性,究竟是因為渴望被女性保護,還是真的只是愛上那個人?但是他們明明對彼此的了解近乎無……寇刀飛殤不信任愛情,也不相信愛情,更覺得蝴蝶君的一見鍾情太過雲霧飄邈。他希望,他從小看到大的蝴蝶君和他的徒弟楚華容,能夠平安、能夠開心,不要被什麼所傷。

「我不管!我是真的喜歡她的!我沒有什麼目的、我真的只是喜歡她,我只是喜歡她,我沒有沒有沒有………」說到後來語帶哭音,蝴蝶君抱著頭蹲了下來,抽抽噎噎的開始哭泣。事實上寇刀飛殤的話語太過尖銳,刺傷他從不願意正視的心情;事實上他無數次茫然,自己憧憬的到底是那個人的身影,還是那一份戀愛的感覺?想要的究竟是刺激的追逐,還是平淡的幸福?蝴蝶君自己不知道,但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說服自己不要知道;不要想那麼多就不累了,不要思考那麼久遠就不苦了,如果什麼都要想就什麼也沒辦法做了,蝴蝶君一次又一次的告訴自己,然後把自己埋在忙碌和追求武功之中,這樣忙碌就可以不要想太多了,忙碌就可以讓自己全心投入了。

可是經常他半夜驚醒,看著天邊銀月怔怔發愣。自己要追求的是什麼?想要的又是什麼?就算贖夜姬真的答應交往,那又算什麼?寇刀飛殤的話像是刀像是劍,一字一句戳進心底,他卻無力反駁。

「鐵兒,說真的。」寇刀飛殤站了起來,往陰川外走去:「如果你真的後悔,寇刀飛殤這條老命隨時等你來拿。」

回應他的是蝴蝶君的啜泣和一根中指。

創作者介紹

而凜冬將至

cm8112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